斟上交杯酒

月是故乡明

《她们》

  我的身边有几个女孩子。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我像数袋中的剩栗子一样数她们,不免觉得这有点少,想想,也许作为苹果才将将合适?
  或者把她们看作手指。
  喔,少了一指,那加上我会怎样呢?差不多了吧?尽管我数学不好。但我们总可以用来握住什么了。
  比如水杯……不,是未来。
  我们聊天时总不怎么正经,像游手好闲的人。
  我们谈同人,谈手癌,互相嫌弃,然后互相表白。
  我的双生说,你们信不信,我可以在这个五人小群圈地自萌一辈子。
  那是废话。我想,六指人会被歧视的。
  四指当然也不行。
  五个人曾跌跌撞撞地在午夜前行,连引路的星都不曾见,浓重厚实的幕布盖住很多东西,是青春,是爱恋,是悲伤,也是寂寥。
  我们经历了很多东西最后才能确定目标,奔跑的途中将手先伸过去,在牢牢抓住对方手的时候跌坐在地。
  我终于找到你了。
  我不会离开的。
  好。
  我们将要一起渡过很长的日日夜夜,走过许许多多的春夏秋冬,感受很多刺眼的阳光,用双脚踏过所有青睐的土地。
  我们将要在深夜里唱歌,抱着对方打转,嘲笑对方的窘态;我们将要实现梦想,在最幸福的时候语无伦次。
  这些都和你们。
  和你们。
  缘分这样的东西用语言可讲不通,如果放在情侣之间就好说的多,我会在他们的小指间勾上一条艳俗的红线,把笔一甩,用完全不熟的歌剧腔来唱:
  【啊,你看,这是缘分,是天赐的礼物。】
  但我们不是啊亲爱的们。
  友谊是比爱情和亲情要珍贵许多的东西,它在我心中是会奔跑的独角兽,漂亮迷人,珍稀又珍贵,是珠宝玉石比不上的东西呀。
  所以不要生气我把你们比作栗子,我换成独角兽好吗?洁白的动物。
  顺便问一句,它吃不吃栗子?
  我不知道如何表达我对你们的感情,我想我的拙笔倾泻不出万分之一。
  亲爱的们,我曾无数次想象过的画面最后。
  有谁到了暮年,我们来得及去送她,拖着同样衰老的身体从哪里赶来,去她床前,握她的手,拂她的泪,轻声讲从相识至今的事,回忆共同的人生。
  尽管我们不再年轻,没有了未来,到时候,也一定能笑着说。
  亲爱的,下辈子,也要相遇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