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上交杯酒

月是故乡明

《南极站》

【第三章  :回笼觉越睡越困】

  三个人团团坐在床上。

  银时眯起豆豆眼:“限你三句话讲清你们为什么在这里。”

  神乐皱眉,歪头想了一会儿:“有人约架啊噜……请客啊噜……还有企鹅……哎哟!”

  “是我的错,我不该指望你。”银时收回手,面无表情地说,“哟西,新八,你来说。”

  “说个鬼。”新八有气无力地换上新纸团,堵住鼻孔里奔涌而出的鼻涕和血,“我什么都不知道就被拉来了,又被银桑你给了致命一击,现在可是完全东西南北中一概不分啊。”

  银时捂脸:“太悲伤了……我教的学生怎么都这么蠢,国家的未来可怎么办?”

  “你个MADAO与其担忧国家的未来不如考虑自己下半辈子要抱哪根○○啊噜。”神乐切了一声。

  “神乐,你有身为女性的自觉吗。”

  “当然有的啊噜,我每天都有穿○○!”

  新八推了推眼镜,这次他的本体成功地折射出反光。

  “草莓牛奶!草莓牛奶最补钙~”

  神乐和新八鄙夷地看着奔三的男人掏出手机,浏览新信息后一张脸臭到可以吓哭祖国的花骨朵。

  “怎么了啊噜?”

  银时把手机扔过去。

  【坂田银时:】

  【嘛,听名字就知道你是头母猪,这么着急的来是非常期待我为你准备的抖m专属大礼包吗?想要的话就快点给我跪在地上学狗叫吧。】

  落款是:

  【——土方十四郎。】

  “……肮脏的大人世界啊噜。”

  “……能看懂的你也很肮脏。”新八无语,“是变态吧,这个。”

  “呵呵。”银时阴暗笑,“这是宣战吗,这什么土方君,是在和阿银我宣战吧!”

  两手相摁噼里啪啦一阵乱响,银时扭着脖子说:“既然这样阿银我就不客气了哦,在南极的话,伪造意外事故什么的实在非常方便呢!”

  “阿嚏!”

  土方把围巾系紧了些,揉揉鼻子。

  “怎么了十四,不会是感冒了吧!”近藤担忧的目光投过来。

  “不,没事。”土方摇摇头。

  最近正好是企鹅求偶期,研究站众人都忙的昏天黑地,有七个手八只脚什么的还嫌低级,大家已经恨不得把摄影机的镜头扣下来贴一身或者干脆变成摄影机跟着企鹅跑了。

  前几天他的助理山崎倒下时紧紧抱着摄影机说放开我我没病我还能拍,我一点事都没有,组长你信我,我真的没病!!!我还能溜冰跑酷打羽毛球!

  土方拿一个红豆包堵住他铿锵有力的嘶吼,说哟西知道了山崎,我永远会记得你,记得你跑酷溜冰和打羽毛球的矫健身姿,所以你安心去吧。

  结果昏倒的山崎刚被抬走他就有点后悔——啊啊,毕竟像山崎同学这样可以潜伏在雪堆里一星期,只靠红豆包就能存活的人已经不多了。

  这几天他的工作量剧增,因为在雪堆里潜伏的人成了他。

  幸好是在温度相对较高的地方。

  今天他刚从雪堆爬出来,抓了条围巾就赶到码头,手机也忘了拿。身体上的疲惫自不必说,最要命的还是他今天要面对的人。

  ……

  ……啊咧?叫啥来着。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