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上交杯酒

月是故乡明

【洛卡】露馅于无形

  •ooc成银河。

  •强行发糖,语序混乱,转折突兀。

  •有微量莱恩x麦迪文(攻受不知

  •学院paro?大概是洛萨装可怜,装单身逗【正在辛苦追人的麦迪文】玩,不小心秀着恩爱露馅了。(什么破玩意

  •我写了什么啊……关爱智障作者,从你我做起。









  “……”洛萨张张嘴,欲言又止。

  麦迪文看着他左顾右盼,挑了挑眉,搭起手说:“如果你再不说,我就要整理这些书了,今天我得到很多新书,它们得尽快被摆上架子去。”

  洛萨看了他一眼,刚想说什么,图书管理员的脸就在面前放大:“你知道的洛萨,新书都很脆弱,像少女的心一样,是的,少女的小情怀。”

  你懂个屁的小情怀?我最讨厌你们这些家伙这一点,讲话就讲话,走什么浪漫路线?

  洛萨把这些话憋在肚子里,他拿起一本褐色封皮的书翻了两页又合上:“恩……其实也不是很要紧的事,你可以边收拾边听,怎么样?”

  “好主意,洛萨。”麦迪文从容站起,拍拍黑色风衣上不存在的灰尘,“你早该这样做的。”

  说着他绕过洛萨,搬起了桌边的一摞书。与此同时,洛萨说道:“我瞧上了一个不错的孩子。”

  “孩子?”麦迪文把书摆到架子上,“你有恋童癖,洛萨?”

  “别这样朋友,你知道那是个比喻!”洛萨皱起眉,“你有听到重点吗?”

  “重点?”麦迪文回头看他,转了转眼珠,旋即点头,“是啊,当然!你恋爱了,对吗?”

  “比那个严重点。”洛萨在凳子上坐不住了,他走过来说,“我想让他跟我过一辈子。”

  麦迪文哼笑:“那真不错!”

  洛萨点起一支烟,挽起袖子到手肘:“所以我想问你该怎么追他。”

  “为什么问我?”

  “你读书比我多,总该知道些什么好方法吧。”

  “你把书当什么?”

  洛萨有点尴尬,只得拍拍老朋友的肩膀:“帮帮你可怜的朋友吧麦迪文,你不会忍心看我孤单度过余下人生的对吗?”

  麦迪文叹了口气,把书放下:“……说说看,是怎样可爱的女孩让洛萨大人想要步入婚姻的坟墓?”

  “我几时说过是可爱的女孩?”

  “如果是一头可爱的母猪那就糟透了。”

  “假如是个可爱的男孩呢?”

  “那很不错!”

  洛萨吸了口烟,没说话。

  “……等等,洛萨,你爱上了个男孩?想和他结婚?”麦迪文抓住洛萨的肩膀,“你疯了?”

  洛萨眯起眼,耸耸肩:“轻点麦迪文,我很脆弱,像少女的情怀一样脆弱!”

  麦迪文好像翻了个白眼,他松开洛萨,无奈地说:“我从不知道你是个同性恋,洛萨。”

  洛萨拍拍他的肩:“在你追莱恩之前,我也不知道你是同性恋。”

  “……好吧,你赢了。”麦迪文摊手,“所以,你喜欢的——”

  “叩叩——”

  他们对视了一眼,想到现在是第三节课下课,此后应该是自由活动时间了。

  “谁?”麦迪文说着走向门口。

  脸有些婴儿肥的男生手里抱了三四本书,戴着一副圆圆的眼镜,看着有十分的温和,镜片后的瞳仁像海边刚捡的琥珀,清新又明亮,眼睫一弯就笑的很好看。

  “麦迪文老师,我是来还书的。”男生说。

  麦迪文哦了一声:“你看的真快。”

  “是的。”

  “进来吧。”他说着把门关上,“外面风很大对吗?”

  卡德加眨了眨眼,说:“我觉得还好。”

  麦迪文想回到桌边,然而他一转身就看见自己的老友不知何时坐到了凳子上,仍然夹着烟,姿势却扭的像杂志模特。

  他想必是疯了。

  麦迪文觉得自己看到卡德加嘴角抽搐了一下。

  卡德加推了推眼镜,低头道:“洛萨老师。”

  洛萨闻声看过来,像是刚发现卡德加进来:“哟,书呆子,你又来了?”

  “我来还书。”卡德加好脾气地说,“这些书的借读期限要到了。”

  洛萨换了个坐姿,麦迪文觉得自己还是在杂志上见过这姿势:“借读期限到了会怎样呢?”

  “我得为那些超出的时间付钱。”卡德加说。

  “唔。”洛萨终于舍得从那张凳子上挪下来了,他凑到卡德加旁边说,“听着就很糟糕,从麦迪文这里借书很麻烦吧?不如……”

  “洛萨。”麦迪文面无表情地说,“很抱歉打断你说话,但我要告诉你全暴风城的图书馆都是这样规定的。”

  洛萨看看他,又看看有点无奈的卡德加:“好吧。”

  麦迪文说:“现在学生们都下课了,这里马上会有很多人,你还要继续讲吗?”

  卡德加看着他们:“讲什么?”

  “洛萨喜欢上一个可爱的男孩子。”麦迪文接过卡德加递过来的书检查了一下,“保存很不错。”

  他忙于检查书,错过了面前这个他一直欣赏的学生朝自己老朋友所投出的慌乱和紧张的一瞥。

  洛萨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慢慢地说:“也说不上可爱,我想他脑子不太好用。”

  “是个蠢蛋?”

  “注意你的用词,麦迪文。”

  “我对此深感抱歉,我的朋友,请继续。”

  洛萨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围着围巾的男生,在看到他在努力瞪自己时,不禁笑了:“他虽然笨了点,但很好玩,也很好欺负。”

  “你瞧上他好欺负?”麦迪文接过第二本书,他注意到卡德加的头更低了,“你怎么了卡德加,不舒服吗?”

  “谁,我?”卡德加猛地抬起头来,“没有,我很好!”

  “你的脸有点红。”

  “图书馆很温暖,老师。”

  洛萨把自己从凳子上挪开:“听我说,麦迪文。我真是很喜欢他,他就像个松鼠你知道吗?他对书就像松鼠对坚果一样热情,随便拿本书就能在卧室待一天。”

  卡德加又猛地低下头去,翻开手里的书,像是要吃了它。

  “嘿书呆子,帮老师来示范一下吧。”洛萨说着,把他的下巴抬起来后冲麦迪文一笑,捏住了卡德加的两颊,“我经常这样捏他的脸——来书呆子,笑一笑嘛,不要对老师这么凶。”

  卡德加很勉强地挤出一个笑,他耳根发红,也不敢朝麦迪文的方向看一眼。

  “我晚上加班他会在沙发上做作业等我,等我回家一开门,看见他朝我笑的时候——我的天呐,真想吻他。”

  “洛、洛萨老师——”

  “其实他遇到难题向我求助时最棒,麦迪文。”洛萨笑道,眼睛闪闪发光,“你不知道被他用那种眼神盯着是什么感觉,他的眼睛太漂亮了,圆圆的,无辜得要命。”

  “洛萨——”

  洛萨似乎没有尽兴,拿起桌上麦迪文招待他的饼干:“来书呆子,尝尝这个,我刚才吃了一块,味道很棒。”

  “我不……洛——”

  ……挺好吃的。

  “你瞧。”洛萨戳着卡德加嚼饼干鼓起来的脸,“像不像松鼠?”

  麦迪文面无表情道:“我不知道卡德加像不像松鼠,但你,洛萨,活像个变态。”

  卡德加用书本遮住自己的脸。

  蹲在了地上。

  他脖子都红了。

  ==

  “麦迪文老师说以后不许洛萨老师进图书馆了,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





  ——————
  祝食用愉快。

评论(22)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