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上交杯酒

月是故乡明

【秦谢】记我小秦侄子和谢先生坐山脚下足年矣

哈哈哈哈哈都是我的错,我写行了吧!

一只特立独行的鸡。:

谨以此记事献给一只自称宇宙第一帅气制霸酷炫鼠的仓鼠。


=


谢祈重新添茶时,天边云已卷起黛色。


清茶涓涓,盈盈满了经年的碗。秦昭兴致缺缺一扫谢祈,那人依旧清暇模样,轻托衣袖为自己添茶。索然扫上眉头,秦昭取茶,然顷刻间敌意刻上他的眼,黑色瞳仁紧盯着同桌突然出现的陌生人。


不过是谢祈抬手落手间,秦昭可不知道哪里冒出个女人坐在了自己对面。


不过唇角似藏暗笑,他大抵有一年未在这山脚下见过生人了。


未脱少年稚气的眼瞥向谢祈,入目总是处事波澜不惊的人皱了眉,秦昭舌尖不由舔舐自己锐利的牙齿,戾气也减了几分。


能看见男人面色变了模样,秦昭管这来者是何居心。嘛,切莫伤害男人便是。


谢祈望着蓝衫女子,略探气息便展了眉,他未探得些许异常,兴许只是过路人。


可这山脚下的过路人他都认得。


“您可是浮止谢仙君?”不及谢祈开口,女子盈盈而笑先发制人。


略有迟缓,谢祈颌首,“正是,不知姑娘……?”


“七彩氏重明也。”


谢祈了然,“原来是卷姑娘。”


女子含笑继而望向秦昭,那小子却揉着一番复杂神情瞧她,“小秦,你可记得我?”


秦昭鼻子一皱,听不得女子的“小”字,怒气见长,他转向谢祈扔了句“你们聊”便离开茶摊。


女子盯着他背影一阵愕然,不知哪句得罪了秦昭,只好求助般地看着谢祈。


“卷姑娘多担待,昭儿他……我们师徒二人困在这山脚之下,足年无人问津,突有故人来访,昭儿难免一时无法接受。”谢祈这话圆得可好,秦昭向来乖张惯了,有什么入不得眼自是不肯委屈自己便本性尽显,此次只是甩了脾气离座而去,当是收敛不少。


“无碍的,我也只是来看看你,看看小秦,毕竟这么久我们也没有你们的音信,反而他娘亲那里倒是噩耗连连……”


女子一时不做声,谢祈看她面露虑色,便当知后面的话不应多问。谢祈默声饮茶。


许久,女子望了望远处的秦昭,问道,“不过,小秦在做什么?”


“大概是照顾萝卜吧。”


“萝卜?”


谢祈轻甩两袖,揉了目光望着蹲在一圈菜地前的人,“这小小茶摊里哪有正经吃食,素日我与昭儿多以野果和萝卜果腹,萝卜也是昭儿自己种的。”


“他竟然还学会了种萝卜,难不成此前他玉姨来瞧过他?”女子惊奇地很,像是听到怪事。


“玉姑娘?谢某未曾见她。”


“唉,最近他玉姨爱萝卜爱得紧,平日里总是在吃。我看小秦忽然种上萝卜,兴许跟他玉姨脱不了干系。”


谢祈含笑,只是摇头。


“那我去看看小秦,你且慢坐。”


“卷姑娘自便便是。”


几步走到谢祈口中的萝卜地,女子小心躲过只冒着青青叶子泥土地,轻唤,“小秦。”


秦昭闻声转过头来,冷冷瞪了一眼又扭过去。


女子挑挑眉,蹲在秦昭身侧,“知道我是谁吗?”


“当然知道,不就是七彩毛的——”话说到一半,秦昭忽然被两根手指夹住脸颊,头被硬生生转过去,“臭女人你干嘛!”瞪着女人的脸,秦昭两手抓住她的手腕,却扯不下来。


这女人哪里来的鬼力气!


“怕你嘴巴不干净替你瞧瞧。”女子咧起一边嘴角,装模作样盯着秦昭牙齿看。


“你放开我!信不信以后我学了法术来治你!”


女子一声冷哼,随即松了手,起身瞧着秦昭呲牙咧嘴地揉着双颊,“啧,还治我?我听说你将来可很是赞赏我儿子的行事作风,我是他亲娘,你想治我还不须顾他三分面子?”


秦昭揉脸的动作一顿,几丝愠气于眼底暗涌,“将来……哪里有将来,我和师傅已在这穷山僻壤困了一年之久,剧情都发展不下去,我还怎么有将来,还怎么跟师傅搂搂抱——”


忽然一个弹指崩在秦昭额头,暂且闭了他的嘴,“你这小子怎么净是想些龌龊事。”女子怒目而视。


秦昭一脸惊色捂住额头,“你怎么能打我!我不是你侄子吗!”


“呵,你三花姨娘总说我不把儿子当儿子,你不过是我侄子,还妄图求得什么待遇。”


秦昭清秀的面顿时浮了愤色薄红,他站起离她几步远,“那你寻我作甚!我可是听你对师傅说是来看我的。”


“是啊,我思侄心切,特来探望。”女子微微欠身,讪笑不已。


“哼,你来这里又有什么用,凭你之力我和师傅根本走不出这山脚。”


女子摆手,面露无奈,“没办法,你娘亲心太狠,当年将你师徒二人留在这里便撒手不管,如今她大赦已至,却仍对你们不闻不问。”


秦昭忽地抬眼,视线紧紧锁在女子身上,语气若有迟疑,“娘亲她……脱离苦海了?”


“是啊,现在她正躲在石头村的哪个旮旯角里舔XXX和XXX和XXXX还有一系列XXXXX呢。”


“XXX是什么?”


“小孩子别多问,反正不是秦谢。”


“……”


“哦对了,听说她前阵子还欠了你三花姨娘一份肉,炖了……就当足月有余吧,可惜现在连个味儿都没有,估计你们秦谢,也要跳票咯。”


“你来告诉我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刺激刺激你娘,顺便姨娘也来摸个鱼。毕竟,你娘一跳票,你们就一日到不了浮止;你们去不了浮止,你就一日拉不到谢祈的手;你拉不到谢祈的手,你就一日拐不了他解衣;你拐不到他解衣,你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秦你别生气,姨娘逗你玩儿的哈哈哈哈哈——小秦你别走!你放心姨娘们帮你拐谢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担心我们帮你铺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酷炫鼠你说你就写不写吧再不写小秦托梦找你拼命你信不信。

评论(1)

热度(6)

  1. 斟上交杯酒来自高蛋卷地区的冷空气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都是我的错,我写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