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上交杯酒

月是故乡明

【洛卡】情话

  •ooc成黑洞了。


  •强行撒糖,不走bg线,不讲道理。


  •为什么我这么矫情。











  冬季清晨,暴风城的一天开始了。

  雪铺在地上,还没有结冰,不薄也不厚,只纯粹且松散的白,被巡街士兵全副武装地踏过去,咯吱作响。

  洛萨俯视国家,那双眼睛像反射湖水的碎玻璃,寂静但锐利。他的头发仍乱着,却说不好是早起没梳还是刚刚被风吹乱。

  狮鹫兽扇动翅膀,叫了一声。洛萨抚摸着自己的老朋友,摸了几下它的背,示意它飞回去。

  目送摄政王离开的人们微微鞠躬。

  洛萨回到宫殿,他想这是个适合去向王后道早安的时刻,今天天气很好,她的儿子和她都应该出门走走了。

  王后给瓦里安系新衣服扣子时他推开了门。美丽的新寡用她那双哀伤如落花的眸子看向哥哥,浅浅地笑了:“早上好,哥哥。”

  瓦里安也艰难地转过头来——他裹的像个小雪人:“早上好,摄政王舅舅。”

  “唔,让我瞧瞧,你今天早上吃了多少?”洛萨往侍女们收拾着的盘子瞄了一眼,“这可真不少,跟我刚断奶时的饭量一样大!你可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瓦里安。”

  瓦里安白嫩的小脸蛋上一红,他有些不高兴地嘟囔了几句。

  王后听着哥哥的话,血脉之间那无形的联系到让她明白今天哥哥的心情也许说不上好。

  “你今天去城里了吗?”

  “什么?”洛萨拿起一块餐桌上的面包嚼着,“不,我没去。”

  王后便不说话了,她拉起儿子,理了理他的头发,说:“卡德加先生应该在四楼,靠着楼梯右手边的房间。那里是他最近弄出来的新书房,也许你需要和他交流一下,对吧?”

  洛萨背对她,专心地吃面包,好像自己吃到了一块今年最好的面包:“那不关你事。”

  大门在他背后关上了。

  士兵们看见摄政王的狮鹫兽停在二楼窗户边上,很快飞到了四楼某间窗户旁边。

  洛萨从狮鹫身上爬下来,坐到窗边。

  这是一个很乱的房间,能让打扫房间的女仆晕倒,因为这里有太多的书——这些书还很眼熟,像他在某座塔里见过的那些。

  小法师睡倒在书里,他没有脱袍子,藏青色的衣角盖住了半张脸,致使婴儿肥不那么明显,他可能累极了,发出小小的鼾声。

  洛萨突然觉得有些想笑,也许因为那张睡脸很像自己的侄子,但更大的原因恐怕是他睡着后仍然紧抱着书本,这实在令自己难以想象,他是想在梦里也继续读这本书吗?

  他意识到自己对这本书产生了好奇心,而且这份好奇不能自动消散,于是他决定把这本书拿来看两眼,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从小法师的手里拿出书,环视四周,连一张床单都没有发现,无奈的战士耸耸肩,把他拽过来抱住,头垫到胸前。

  封面是朴素的,只惯例地用写了几行字,他扫了一眼就往后翻。

  第一页写了一个问题:

  【你对伴侣最基本的要求是什么?】

  洛萨顿了顿,他本以为这是有关魔法或者黑暗之门的东西——现在看来他犯了个很大的错误。

  那么卡德加之前在填这个?这书是从卡拉赞弄来的吧,麦迪文为什么会收集这种书?这个恶趣味的家伙。

  洛萨看了看小法师,意外性的因为角度变化而看到了他怀中的纸,他挑挑眉,为自己的好运欢欣,打开看,果然是小法师写的答案。

  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这么想着,洛萨吻了吻卡德加的脸庞。

  第一页:【你对伴侣最基本的要求是什么?】

  卡德加:真诚。

  洛萨为前天向他撒谎说没喝酒的事感到抱歉,然而这歉意只持续了三秒。

  第二页:【伴侣的什么地方让你觉得非常出色?】

  卡德加:他非常勇敢,是一位出色的战士,也是联盟的支柱,失去国王的人们需要他,大家都很需要他。

  他揉了揉小法师的头发,将他抱的紧了些。

  第三页:【伴侣做的很使你气愤的事情是什么?】

  卡德加:总是捂住我的嘴不让我说话!这实在很过份!!

  最后一个字母稍稍划破了纸,洛萨想象着小法师不高兴地皱着眉,有点咬牙切齿地写下这句话,也许同时他还把笔捏歪了。摄政王忍不住发出笑声,但只是很短的一个音节,他忍不住把手放在卡德加嘴上,做出捂着他的手势,复又松开,又捂住,又松开,活像个欺负自己喜欢的女孩的顽皮小男孩。

  后面的内容大同小异,洛萨看的很快。他觉得自己早上巡城的伤感很快消逝了,这毫无疑问是奇妙的。

  他翻到最后一页,上面写着:【你的伴侣不符合哪一条要求时,你将不再爱他?】

  卡德加的回答是一行小字,比其他回答明显小了一圈,内容也很简短。

  卡德加那双有了黑眼圈的眼睛缓缓睁开,眼神有些涣散,他花了几秒来明白自己在哪。

  “……洛萨?你怎么在这……恩?”

  洛萨抱住他,吻他的前额,用一把低音喃喃道:“卡德加,你真令我疯狂。”

  小法师愣愣地回抱住他:“对不起,我、我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吗,洛萨?”

  “实在太过分了,我的心脏被箭射中了。”洛萨说,“我想上面沾了最好的酒,因为我已经醉了。”

  “你受伤了?我看看!”

  “没有,我的小法师,你读的书没有教会你辨别情话和读气氛吗?”洛萨的喘息快了几拍,“如果那是真的我很遗憾,不过你可以让我来教你。”

  小法师腼腆地笑了笑,说:“我很荣幸。”

  “哦,事实上,感到荣幸的应该是我。”洛萨吻了吻他的手,“你教会了我一句最棒的情话,它比什么烈酒都更快地使我沦陷。”

  “什么?”

  “你想听吗?”

  “是的,我想听。”

  洛萨把书拿过来,指着最后一个问题,说:“你读一读这个。”

  卡德加愣愣地读:“……你的伴侣不符合哪一点要求时,你将不再爱他?”

  “不是卡德加。”

  洛萨看着小法师愣在那里,然后猛地把书盖在脸上,小声说:“……我也是。”

  他真想吻他一辈子。







  ——————

  就是说小法师的回答是:不是安度因•洛萨

  祝食用愉快,写了这种东西很抱歉´_>`

评论(17)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