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上交杯酒

月是故乡明

【洛卡】篝火和酒

  •ooc到炸裂。ooc到飞起。ooc到泯灭。


  •强行发糖,不走bg线,不讲道理。


  •我也想知道我在写什么。


  •洛萨就是个老流氓。卡德加是我的啊啊啊啊啊【划掉】








  篝火堆噼啪作响,是富有生命的红色,又像一个吞食生命的恶魔在跳舞,那点滚烫热烈的火苗是他持的镰刀,令人向往的热度蜷缩着剧烈颤抖起来,将你吞没,散发出更明艳甚于月亮的光,吸引下一只蛾子。


  “不……我不想喝,真的!”卡德加又往左边挪了挪,端出一个专心读书的样子,他翻书很快,哗啦作响。


  “别这么抗拒它!书呆子小法师。”男人笑着凑过来,一身冷硬的铠甲边缘泛出些许篝火反射的酒红,“就像我之前说的,喝了它你能很快暖和起来,哦你瞧——”


  小法师吓得一抖,但他很快意识到自己不是被哪只睡着的女兽人偷袭了,虽然那一拍很痛,但此刻搭在自己手上的确实是一只人类的手。男人搭住他的手,快速又自然地转成握住,粗糙的茧子昭示着过往年月里他挥洒的汗水和累积获得的力量。


  男人拍拍他攥起来的手,一双浅如初冬雪后晴空的蓝眼睛倒映出篝火和他:“手抖的这么厉害,翻不了多久书页你就会冻成一块冰,然后只要一戳,你就会从这里打着旋儿掉下去。”


  他回头看了看,然后想象了一下从冬柏树上坠到热火炉里的雪。


  “我会摔成粉末吗?”


  “谁知道呢?不过或许没那么糟,如果你在掉下去之前能弄出点声响让我听到,我会尽量捡一根你的大腿骨或是别的什么回来。”


  “我想这不是个很好的玩笑。”


  卡德加觉得自己暖和过来了,他松了口气,把翻乱的书页翻回来,重新读进脑子里。


  然而他忘了旁边有个不善于读气氛和配合他的人。


  洛萨喝了口酒,鼓着腮帮子把他的脸掰过来,吻了上去。


  小法师先因为这突袭惊了一下,那瞬间他明白自己这辈子都理解不了这些战士的脑回路——紧接着浓烈的酒气就侵袭他的口腔,辛辣的味道让他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闷咳,那味道却不依不饶染上鼻尖,熏的他眼圈一红。


  暴风城的将军看出了他的窘迫,却不打算放手,他揪住小法师恍惚间松开的手,把那本书丢到一边去。察觉他动作的卡德加挣扎了一下,在发现书没被丢进篝火烧成飞灰后才松了口气,经历过【麦迪文毁灭事件】之后……哦,他烧掉自己辛苦搜集的资料那次。从那之后他总会尽量让书和自己都离火远一点。


  “嘿,你为什么不专心?我的技术退步了吗?”洛萨放开他,挑了挑眉,“如果你觉得不满意大可以说出来,我们多练练,或者我和别人练,总之别走神。”


  “你找别人练去吧!”


  卡德加皱眉,伸手想去拿那本书。


  “别这样。”洛萨把他拽回来,卡德加一个不稳摔倒在他怀里,头磕在那套暴风城人民瞻仰过无数次的铠甲上,发出“锵”的一声。


  伽罗娜猛地睁开眼,她摸到王后赠予的匕首,眼睛锐利发亮:“谁?”


  哦……我的天,太尴尬了,没有比这更尴尬的事了。


  卡德加僵在那里不动了。


  洛萨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表情,笑着把小法师往怀里带了带:“如你所见,他想和我睡觉。”


  我错了,更尴尬的事情出现了。


  他想喊“谁要和你这只乱毛猩猩睡觉”,然而被那人用老招阻断了。一只手紧紧捂着他的嘴,还趁机捏了一下他的脸,天呐这个老流氓!


  隔着篝火,他不确定伽罗娜都看清了些什么,静了几秒后,伽罗娜的声音传过来:“人类真是奇怪,和同性也能睡觉吗?我们部落的男人都不会这样做。”


  不,他们不这么做是对的!谁也不想看两头公象交配!!


  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喝醉了,在脑子里喊了很多平常自己都不会想到的话,往常那里塞的都是有用的知识。


  醉到听见洛萨笑了起来,他胸腔振动地很明显,也很快,可能是真的愉快,他说:“人类只和真爱睡觉!男女不是个问题。”


  顿了一下,他补充道:“至少,我是这样。”


  伽罗娜不说话了,她重新睡下。


  洛萨抱着卡德加,意识到他没有挣扎,就伸出手呼啦了一下他的头发,给了个廉价的奖励。


  卡德加扭过头来看他,眨了眨眼睛,湿漉漉的眼睛有点无辜,他很快地凑过来,在洛萨唇上亲了一口。


  他说:“恩……其实我也是。”


  洛萨笑起来,抵着小法师的额头。


  良久,他说:“嘿,书呆子,等你有空的时候……我能去见见你的父母吗?”


  “……啊,恩。”
 





  ————————

  祝食用愉快。

评论(26)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