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上交杯酒

月是故乡明

【土银】人间何处系列 一

异世界双赏金猎人paro

  捉鬼除妖二人组

  系列文,同系列前方左转@微sad

  所有梗来源共同商议。

  土方先生生日快乐!





【正文】

  推门而入的是一名女子。

  姣好容颜上有用浓妆也掩盖不住的神色憔悴,卷发披在肩上。她步履匆匆,目光疲惫却很柔和。

  “抱歉,我迟到了。”她鞠了一躬,直起身时将鬓发挽起,“对此我表示万分惭愧。”


  黑发青年愣了一下,想从座位上站起来扶她,只听“咚”一声,银色卷毛的脑袋磕到了凳子上。

  “啊!”银发青年夸张地惨叫一声,“喂,你小子在干嘛!”

  黑发青年嘴角抽搐,抓住他的领子提起来,小声说:“别睡了,滚起来!客人到了。”然后又朝女子道歉。

  女子笑笑:“两位感情很好呢。”

  黑发青年在卷毛的头上揉了一把:“也就那样吧……咳咳,请问您的委托是什么?”

  纤白的手从手提包里拿出一样东西,推到青年面前——洁白的纸上写了四个字。女子抿唇:“上面写了我的名字……能否请您念一下呢?”

  青年困惑地看她一眼,将目光移到纸上。

  “夏田○○——”

  沉默。

  ……啊咧?

  本应被念出的两个字仿佛被什么东西撕裂在了空气中,喉管颤抖的频率还在,三双耳膜却无法接收。

  而且那个奇怪的消音是什么啊?!念不出来就念不出来吧,还弄个疑似被屏蔽词汇专属的消音声来糊弄是闹哪样?!!

  女子又推过来一张纸:“请试试这张。”

  “千本○——”

  “……喂喂……这消音未免有点厉害,连千本○的○都给消音了啊。”银发青年抠着鼻子说。

  岂止是有点厉害,千本○的粉丝们要炸上天了好么……啊咧,我怎么在心里自动消音了。

  女子叹了口气:“如二位所见……我和一些人的名字某部分都无法被人说出口了。”

  “也就是……它们被盗走了。”

  ————

  “这位小姐应该不是第一次和我们这样的人打交道了。”土方摘下眼睛,揉揉眉间,“这笔记做的可真专业。”

  银时正翘着脚喝草莓牛奶,听他这么说就拖着凳子凑过来:“来来来,给阿银看看——啊,确实很专业嘛,不过想要追上阿银我还差的远啊。”

  “你要是专业我就去学搬砖专业。”土方说着,走到巨大的书架旁,略略几眼后抽出一本书,“抢别人的字这种事我记得以前在这本书上见过……啊,有了。”

  他捧着书回来,把它放在桌子上,指给银时看:“夺字鬼,没有实体,爱好是抢夺别人的名字,被抢走的名字无法被念出来。”

  “有没有搞错啊,这就没了?”银时眯着死鱼眼,“记录部那群人是把资料吃了吗?就不能多吐出来点吗,就这点线索根本没法动手啊我说。”

  “知道它是什么东西就行了。”土方点起一根烟。

  然后被银时踹了一脚。

  “你干嘛,混蛋卷毛!”

  “不好意思啊阿银摄取糖分的时候要保证摄取到的是干净100%的糖分,而不是掺杂着尼古丁剧毒和微妙狗粮气息的糖分。”

  “谁管你啊!”

  土方飞快地把烟点了叼上,把银时快要塞进嘴里的牛奶盒拔出来:“别舔了!做任务去!”

  “等等等等一下啊!还有一滴!一滴!啊完了要撒出来了啊啊啊啊——”

  被拖到楼下的银时抱着牛奶盒看土方去弄车,眼神飘忽地问道:“我说多串君,咱们这是去哪啊?直接去抓鬼的话阿银我绝对不要哦,那个,我不是害怕鬼的意思,真的不是,我只是突然想起来这周的《JUMP》该到了……”

  “这周的《JUMP》我昨晚回来的时候给你买了,别装傻。”土方把银时的小绵羊从地下室推出来,插上钥匙,“这鬼不难对付,早点搞定早回家,这次的酬金也挺丰厚的。”

  提到“酬金”两个字,银时眼睛一亮,把牛奶盒扔进垃圾桶,抓住土方的衣服说:“既然都接下来了就不要抱怨了,想办法把它解决吧,华生。”

  “切,为什么我是助手啊。”

  两人一路碎碎念,骑了有一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孤儿院?”

  “恩。”

  “为什么是这里?”银时从后座下来,摘下头盔,“不过这家孤儿院还挺豪华的嘛,看来是个会享受的鬼。”

  “你有没有好好看委托人提供的情报啊。”土方也摘下头盔,“那只夺字鬼的夺字路线就是个箭头,指着这家孤儿院。”

  “哦……?”银时眯眼,轻笑,“指着孤儿院?挺有趣的嘛。”

  两人走进孤儿院,才发现或许是设施很齐全的缘故,这家孤儿院的里面比从外面看要小一些。大面积的绿坪上有很多小孩子在快乐地玩耍,稚嫩的小脸上满载笑容。

  一名中年妇女注意到两人,快步迎来上来:“您好!我是这里的负责人,请问您两位——”话说到这里戛然而止。

  说时迟那时快——

  银时靠到土方身上,拉住他的胳膊,笑道:“呵呵,我和我达令是来领养孩子的~”说着在土方后腰上捅了一记。

  土方一个踉跄差点跪倒在地,天知道银时手劲有多大。他再抬起头时抹了一把冷汗,面目狰狞道:“对,对,我们是来领养孩子的。”

  中年妇女有点懵:“领、领养孩子?那、那实在是我们、我……”

眼看着她就要咬到舌头,土方一挥手,斩钉截铁地说:“我们自己逛就行了,不用在意!!”

  银时抚着自己并不存在的长发:“就是啊,不用在意的哟,我和我达令挑好小孩以后会和你们说一声的。”

  不要说的像买卖儿童一样啊啊啊啊!!

  土方无声呐喊。

  待中年妇女走开后,土方扶额。银时拍拍他的肩:“哟西第一步达成,不管你现在想吐狗粮还是just we,都给我憋回肚子里去。”

  “谁他妈会吐just we啊!!”

  银时打了个哈哈:“开始行动吧,多串君。”

  “你怎么不叫达令了?”

  “等你有钱买下方圆百里甜品店的时候阿银我会叫的,一天24小时都叫,直到你厌倦为止哦!”

  土方想了想存折上的余额。

  在他想的时候银时从兜里摸出块糖,拆了放嘴里:“别想了,阿银我比你记得清……”

  土方看他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背后,转过身一看,一个披头散发看不清脸的人正趴在墙头上,只有眼白的眼睛离自己5cm远。

  土方:“……”

  鬼:“……”

银时:“啊啦,这不是……多串君你乡下的老妈吗?真是不孝顺啊多串君,怎么能把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你的人丢在这里呢?”

  “她才不是我老妈啊!!”

  “既然伯母都找到这里了我就先回避一下……疼疼疼混蛋放开!!要秃了要秃了!!”

  土方扣住他的脑袋:“别想一个人逃跑啊混蛋!”

  “别幼稚了多串君!和伯母好好谈谈!!她会原谅你的……不管是往饭里抹鼻屎还是不小心杀了个人她都会原谅你的!!”

  “那你和我一起来啊!!”

  突然,银时的身子一坠,嘭一声摔到了地上,黑色的雾气从小腿涨起,转瞬间就膨胀到了足以包裹住全身的程度,那雾气在银时喉间快若闪电地一划。

  “卷毛!”土方一掌排开面前的鬼,就要冲过去。

  雾气一抖,消散在了空气中。

  “喂!你没事吧?”土方跑过去把他扶起来,“感觉怎么样?”

  银时咬牙站起来,咳了几声:“这下可不太好了……阿银我居然大意了。”

  土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银○?”

  ————

  “那个夺字鬼就藏在这家孤儿院里,现在可以确定了……哦没事,只抢走了一个字,恩,恩,我会处理的。”

  土方挂掉电话,转身看靠在树干上的银时:“你好像一点也不着急啊。”

  银时哼哼两声:“多串君那么厉害,肯定会帮阿银找回来的,是吧?”

  土方走过去,勾起嘴角:“不要担心,银○,我一定会帮你把名字拿回来的……银○,相信我,虽然银○这个叫法很难听,但我是不会嫌弃你的,银○!!”

  “为了取笑我你连设定都可以崩坏吗?!你的矜持呢喂!去死吧!!”

  “你还真踢——啊!!”

  “那个……”一个弱小的声音从墙角传过来,“请问……二位是除妖师大人吗……”

  “……咦?多串,那不是你老……” 

  “都说了不是我老妈!!”

  “我、我想委托您二位……帮我把名字找回来。”黑发及地的鬼怯怯地躲在墙边,“我的名字也被他抢走了……”

  土方从垃圾桶里站起来,看他一眼:“我第一次知道鬼的名字也会被抢走。”

  “其实,就算不是名字,只要是字都会被抢走的……”

  银时摸摸下巴:“哼,原来如此,所以抢了一个相当有品位的字嘛。”

  这人在得意什么。

  虽然很想吐槽,但现在不是时候。

  土方扫了一眼躲在墙后的鬼,看不到什么恶气,应该不是恶鬼,暂且放过吧:“那就继续在孤儿院里找找吧。”

  一旁的鬼闻言,急急地露出小半个头:“不……不是孤儿院!”

  银时:“不在孤儿院?那刚才的是?”

“这只鬼抢了很多人的字,已经变得很强大了,孤儿院盛不下他了……前几天他就搬到后面那栋废弃的别墅去了。”

  银时想了想,蹲下来说:“喂。”

  “是?!”那鬼吓了一跳,头发一炸,“大人您有何吩咐?”

  “你是怎么死的?” 

  “我很久以前是这家孤儿院里的孩子……我生病了,当时没有钱治,所以就死掉了。”小小的鬼缩成一团。

  在银时身后,土方点起一根烟,若有所思。

  ————

  废弃的别墅没有辜负它的名字。

  一栋破破烂烂的房子。

  连大门都已经被人卸下来,很容易就能进去。

  宽敞的大厅里不难看出它本应有一块华美的地摊,或者昂贵华丽的水晶灯。

  “看来确实荒废很久了。”土方摸摸楼梯的扶手,厚厚一层灰。

  “夺字鬼君——你在哪?不要宅在家里了我们一起去玩吧——”

  土方:“你在干嘛?!”

  “土方君没听说过吗?就是那个啦,那个,【因为放暑假太无聊稍微有点怀念学校果然还是拖上几个人出门去抓独角仙才算青春!】什么的。”

  “什么跟什么啊!没听说过啊!而且还去抓独角仙,你是哪里的小学生吧!!”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上了二楼,却发现二楼走廊里堆满了箱子。

  “什么啊,这是。”土方狐疑地敲了敲箱子,不像是空的。

  按照套路来说……如果这是恐怖电影的话,里面装的应该是尸体或者一个鬼……

  “哦,是衣服。”

  “马上就打开了?!”

  “都打开看看嘛,又没有锁。”银时说着又翻开一个箱子,看到了里面各式各样的乐器,“没准里面会有狗粮呢,是吧多串君。”

  “混蛋,不要叫它狗粮啊,蛋黄酱大神会惩罚你的。”说着他打开了面前的箱子。

  抱着小孩尸体的鬼:“……”

  土方:“……”

  土方:“……晚上好,吃了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多串箱子里有——”

  抱着小孩尸体的鬼:“……”

  土方:“……”

  被一个紫发女人缠住的银时:“……”

  银时:“……晚上好,吃了吗?”

  土方把紫发女人扔出去,拉着银时转身就跑。

  箱子里的鬼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那声音好像两块尖锐的碎玻璃在摩擦,又好像锐利的刀子在被掰断,具有穿透力的叫声一下子就刺中了两人的耳膜,令他们脚步一滞。

  也在那一瞬间,走廊里的箱子齐齐打开,里面的东西全都飞了出来,哗啦啦地便要压过来。

  “啊疼!”一个旋转木马砸中了银时的头,倒在地上。

  土方挥开朝自己这边不断挤过来的各式裙装,回头看见银时抱着头,握住楼梯的一节扶手,往自己这边掰的同时右脚一踹,一截干木被他握在了手里。

  银时把飞过来的录音机打飞,喊道:“为什么打我的都是这么重的东西?!这不公平!鬼为什么要看脸啊!!”

  “你他妈重点在哪——”

  土方学着他拆下一截扶手,把自己这边比较好解决的东西都挡住。

  “多串!我帮你挡着,你去把那鬼拖出来!”

  土方不说话,大力挥开障碍物,往楼梯上走。

  离那个装着鬼的箱子越来越近了,然而这时,旁边房间的门剧烈抖动起来,门把啪叽一声断裂,一架钢琴飞速窜了出来,直直撞上了土方的后背。

  “多串!!”

  “轰!”

  飞扬的尘土里掺杂着断裂的木块,还有被一起砸下去的一些衣服和家具,太过浓烈的灰尘膨胀起来,像一个碗,扣住了那片区域。

  “啧……够了。”银时缓缓回头,甩掉手里的木棒,“不想陪你们玩了啊。”

  躲在箱子里的鬼惊恐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不知何时出现在眼前的男人穿着普通的衬衫和牛仔裤,一双暗红的死鱼眼微挑着,有点不开心的样子。

  他伸出手,竟然抓住了夺字鬼的喉咙,把他提了出来。

  “啊……求……”

  夺字鬼颤抖着。

  “要是弄死了多串君……”

  夺字鬼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不存在很多年的气血上涌,紧接着他的头被摁进了墙里。

  “阿银我的房租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刚从废墟里爬起来的土方一阵心塞。

  他说:“天然卷你……”

  银时立刻撒手:“我什么也没说。”

  土方从皱了的衣服里掏出烟,点上:“回家再说。”

  银时干笑两声:“好啦好啦,总之我们先把这个鬼收拾了吧,你看阿银我的名字还没拿回来呢。”

  土方点点头:“杀了吧。”

  夺字鬼露在墙壁外的身体抖动了两下,抱紧了怀中的尸体。

  银时也点点头,捡起刚才扔掉的木棒,刚准备动手——

  “请住手!!”

  “你?”银时一脸惊讶。

  长发的鬼哆嗦着挡在夺字鬼身前,细声细气地哀求:“请……请放过他……他不是坏鬼……”

  “喂喂,有没有搞错,他不是坏鬼?”银时指指楼下的土方,“我家多串君都受伤了!”

  “对不起……”长发鬼害怕地缩成一团,“但他真的不是坏鬼……他只是想说话而已……”

  “哦。”土方说,“所以你叫他去抢别人的字?”

  银时和长发鬼都愣了一下。

  长发鬼小声说:“……是的,是我让他这么做的。”

  “因为我也,很寂寞……在孤儿院死后无法转生,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那里……我,我只想要一个可以和我聊天的伙伴……他生前是个哑巴,死了也不会说话,不能和我聊天,我就叫他去别人那里偷字……”

   “那你为什么把我们引过来?”

  “阿胜得到了别人的字,但是内心却被字上面的负面情绪盖住了……他变得越来越不像他了……我想请两位大人帮忙度化他……”

  他越说声音越小,说到最后俨然有了哭腔:“非常对不起……请不要杀掉他!请把我杀掉吧!”

  从墙壁里费劲出来的夺字鬼打着哆嗦抱住他,一字一句道:“是……我。”

  他偷来的字不多,能用的更少,此刻也只会重复几句话。

  “我……的错。”

  “……我。”

  “阿胜……”长发鬼的眼泪落下来,是透明的,“对不起……”

  我不该因为自己的私欲就指示你走上错误的道路。

  对不起……

  如果能重头再来……

  “那个,打扰一下。”银时面无表情道,“你们两个别哭了好吗,我和多串君很像是反派哎。”

  土方叹了口气:“只是吓唬你们而已啦,抢个名字而已,不是大事。”

  “虽然不是很明白你们之间的事,但是这小子——”土方指了指夺字鬼,“也哭的稀里哗啦了。”

   “寂寞也好孤独也好,想要伙伴是没错的,但是不要做一些让别人感到麻烦的事啊。”他说着,看了银时一眼。

  “记得把名字还回去啊,不然下次真的要杀掉你们了。”

  长发鬼愣愣地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

  “……谢谢!!”

  “啊对了。”银时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头说,“你可以让他学手语啊。”
 

  “……哎?”

  ————

  “回去还得跟总部写份报告,看来这次只能拿到私人委托的酬金了。”

  “多串。”

  “啊?”

  “要不我们真的领养个小孩吧,叫他给咱俩洗衣做饭拖地刷碗。”

  “醒醒,自己的事自己做!”

  “今天的晚饭该你做了!”

  “不是!该你了!!”

   银时正想着要不要把他从车上甩下去,一双手环住了自己的腰。

  “银时。”

  “干嘛?”

  “叫叫你。”

  不能叫你的名字,果然让我觉得很麻烦啊。







  ————
  请不要管这仓促的结尾了……我实在没时间改了。
  也许以后会修改。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