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上交杯酒

月是故乡明

  我父亲老了。
  他的背驼着。
  他再不高大,不能轻易举起我,抛起我,抱着我转圈了。
  看他忙碌,我心酸到不敢靠近他,而且我悲哀又无力地发现,十几年的间隙,早已补不起了。
  我欠这个男人真多,是因为他上辈子将作为情人的我宠上了天吗?
  在我过往乃至将来的岁月里都不会有别的男人让我欠下这么多了。
  我欠这个男人真多。
  我还不起。
                          ——2016.2.11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