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上交杯酒

月是故乡明

【韩叶】烛火搅着微笑

【关键词:突击的卫生检查】








  听说男生宿舍有女……有蟑螂,是母的。


  包荣兴跑到冯宪君办公室里挤眉弄眼、添油加醋地跟他讲:“主任我告诉你啊,110宿舍的蟑螂个头特别大,真的特别特别大!”


  冯宪君只觉得太阳穴一阵抽疼:“具体有多大?”


  他就想知道得大到什么程度,才能跑了九个保洁阿姨。


  包荣兴想想,很肯定地说:“有罗辑的拖鞋那么大!”


  冯主任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晕过去。


  ————


  晚上十一点,荣耀大学男生宿舍上下六层,层层亮着苍白的光,一道道身影穿梭在其中,好似大森林里的猿猴那么灵活。


  突然“咔嚓”一声,灯光骤熄。


  韩文清听着一片狼哭鬼嚎抬起头来。


  停电了?


  他顺手把数学书放在桌上,凭着记忆去摸手机。


  “叩叩叩。”


  “谁?”


  “我啊,老韩快开门。”


  哦……


  韩文清靠着手机那点微弱的光,顺利绕过桌子,打开门。


  背景是漆黑的走廊,也有隐约亮起的烛光,叶修背着手站在门口,手机蓝幽幽的光把他照成了阿凡达。


  不待韩文清说话,叶修就轻车熟路地钻进来,往他桌上搁了两根蜡烛,掏出打火机点上。


  细弱火苗堪堪地摆,像无数跃动的小红点聚在一起,由外剥开,才有最滚烫的温暖。


  但是碰了会灼人,疼如钻心。


  韩文清没说话,挑眉看他。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老韩?”叶修送完蜡烛,也没有走的意思,“不表示一下感谢?”


  “我没让你送过来。”


  “我是说让你对我的善良表示一下感谢。”


  “感谢你的小学老师教会了你真善美?”


  叶修呵呵地笑:“其实他教会了我拯救世界。”


  韩文清哼一声:“胡说八道。”


  他仍站在门口没动,双臂环胸就那么靠着门板,整张脸浸在黑暗和烛光里,一动不动。


  但像一张刚切下的剪影,会散发着生气。


  沉默一会儿。


  “老韩,你真的不和我啵一个?”叶修说。


  “……闭嘴。”


  叶修掏出烟来,就着噼啪的烛火点上,吐出一口烟圈。


  那点缥缈的白像稀释的银河,又像笼着雾的热气,在冗长的夜里颤巍巍甩出去,在韩文清鼻尖碎开一片,蒸发出辛辣的苦味。


  烧的他喉间火辣辣的,也是干枯。


  韩文清快走几步,一把将叶修摁在旁边的床上,顺便夺了他的烟。


  “说实话,你是不是怕黑。”


  胸腔的震颤从指尖传到手腕。


  “对啊老韩,你真是太机智了,这都被你发现了。”


  韩文清挑眉。


  “胡说八道。”他又说了一遍。


  “话不是这么说的,老韩。”叶修伸出手挽他的颈,“人生在世,谁不得扯点谎啊,你说是吧?”


  韩文清俯身磨他的唇,贴着那两片干粉色肌肤。


  说实话并不怎么柔软,上面尚有干裂的纹和薄荷味的清苦。


  “张嘴。”


  “嗯。”


  不带什么暗示地吻着身下的人,看他在烛光里闭上眼,睫毛不颤,嘴角的笑不压,小弧度地挂出来,如初春的小嫩芽伸出来,也是抖着,连旁的景都衬得一派鲜活。


  韩文清想,他不说话的时候,也不是很脸T。


  他把手放到叶修的衬衫下摆。


  “叩叩叩。”


  “……谁。”


  “我,包荣兴和罗辑!冯主席叫我们来突击检查卫——”


  “滚!!”

  外面像是罗辑小声劝了几句,两人走了。
 

  “我的天啊。”叶修咂舌,“这是突击检查卫生吗,这是扫黄呐。”


  韩文清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叶修:“哎我没有转移话题的意思嘛,他们走了咱们接着……老韩你哪去?”


  “把蜡烛吹了!”










  ————————
  哈哈你们以为会有肉吗,天真,太天真啦哈哈哈。
  最近重新爬回了土银坑,不过我没有忘记韩叶,我还爱着它。【深沉地】
  祝食用愉快。
                  ——2015.12.30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