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上交杯酒

月是故乡明

【土银】细品

  【关键词:14把洞爷湖】





  洞爷湖,其实是龙珠。


  只要你集齐了散落在江户各地的十四把洞爷湖,便可召唤出两条洞爷湖·神龙。


  这两条洞爷湖·神龙一公一母,神力贯彻天地,只要你许愿,它们便可实现你的愿望。


   头发变直也好,被肉球淹没也好,成为歌舞伎町的女王大人也好,和蛋黄酱精灵玩耍也好,和阿通交往也好,长高也……毁灭世界也好,统统都可以满足你!!


  “银桑。”


  “拜托你不要胡说八道了,把你的破烂拿去丢掉。”


  新八的本体于是说。


  银时把《jump》盖在脸上:“啊啊我就说现在的年轻人一点想象力都没有……怎么办啊日本,就这么堕落下去真的好吗?就这么把未来交给这群思想僵化又现实的孩子真的好吗?”


  “日本的未来不用你操心,你这废柴大叔,快把自己的垃圾收拾了!”新八怒吼,一扫帚拍在银时头上,“否则我连你一块扫出去啊混蛋!”


  “啊啊啊疼疼疼啊阿八!!”


  ————


  新八竖着眉把一筐筐衣服抬出来,把湿淋淋的衣服拎出来,抻开,挂在架子上。


  另一边,银时把面前的纸门拉开。


  “啊……不知不觉真的有十四把了。”


  外面专心晾衣服的男孩到现在也不知道真相,他仍以为某个湖里的仙人真会大方又吝啬地送人十四柄木剑。


  “真有湖中仙人的话我倒希望是给人金斧头银斧头的仙人啊。”


  他坐到榻榻米上,将这些旧物取出来捧到手上,摸了摸上面的字。


  他说集齐十四根洞爷湖就能召唤神龙也不是全无道理,只不过洞爷湖·神龙不能满足愿望,它们是门的钥匙。


  门里有白袍银发的年轻将领带领燃着热骨青春的少年劈开阴霾,想要拨云除雾回归旧世界。


  他的剑尖上缀有星都比不上的芒,糅合猩红的眼带血的袍连世界都抵不住他穿梭在刀光剑影里被歌颂的破风衣响。


  但不是洞爷湖。


  后来这个人腰里别了名叫洞爷湖的木剑,松松垮垮地扒着腰带,假使不小心把咖喱洒在上面,这人就会说,啊啊,得重新买一把。


  木剑换了十四把,至今为止尚留存的都在这里。


  这把木剑也不轻吧?


  哦其实他握着洞爷湖最费力。


  但是没办法啊,这是不想失去的武器,如若坠地也不买新的,他身后的东西会像被太阳照到的海市蜃楼一样,抚摸的时候发现手指穿过去了。


  一堆木剑里最惨的已经断成两节。


  出自他爱人之手。


  黑短直的蛋黄酱妖怪离开那天他俩还是打了一架,从小酒馆打到街上又打到小巷里,被总悟神乐近藤登势等熟人发现后,以“任何不以分手为目的的打架都是秀恩爱”这样的理由打包扔回了万事屋。


  银时踹了他一脚说,你的狗粮盖饭是真难吃,我都快吐了。


  土方喘着粗气,听到这里扭头看他,烟青的眸里点起红豆那样鲜艳的火。


  他好像还带着醉意,慢吞吞地又说,天然卷,我给你留的是好酒,要慢慢品。


  银时说,你别装傻啊混蛋,阿银我的木剑又被你劈断了,临走也得给我添麻烦吗你。


  土方骂了一句什么他没听到。


  接下来就是吻。


  口腔里是对方最喜欢的味道。


  他们拼命地舔、咬着对方的舌根和牙床,带着愤怒的失控,用嘴唇去碰撞,咬到血腥味都萦绕在鼻尖,将最后能是对方给予的伤口留在显眼的地方,互相争斗,又有所保留,却不明白自己真正留恋的是味道还是体温。


  土方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


  等我回来赔给你。


  ————


  “银桑,你去哪里?”


  银时提着扎起来的垃圾打了个哈欠:“去喝酒啊,这么好的天气当然要喝两杯了。”


  “真是的,不要又跟前几天一样喝到吐才爬回来啊,今晚我和神乐都不在家,没人会管你这醉鬼的哦。”


  “啊啊知道了,老妈。”


  “谁是你老妈啊!”


  银时照例把手放进和服里,腰间别着洞爷湖。


  他走了。















  ————————
  哈哈土银深夜60分的首杀归我了^p^
  我很喜欢14这个数字嗯。
  请务必给我一杯土方先生喝了一半的酒【bu】
                        ——2015.12.29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