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上交杯酒

月是故乡明

【韩叶】煎饼果子

  【关键词:年幼时的你】








  叶修睁开眼时有点头晕。


  眼前的屋檐,墙皮,大街,行人,小摊贩都在明明白白地提示他。


  亲,你穿越了。


  ————


  叶修用一根中华和卖煎饼果子的大叔套上近乎,俩人蹲在路边吞云吐雾,聊着烟和今天的破天气。


  得知叶修常抽的烟是中华,大叔哈哈大笑,一巴掌拍在叶修背上:“爷们儿!”


  可怜的宅男一个踉跄差点摔成滚地葫芦,干笑两声:“过奖,过奖哈。”


  雪花飘到硝红的烟头上,有细小的滋滋声传入他的耳朵,像清晨的煎蛋被翻了个面。


  叶修不动声色地摸摸连沙子都无一粒的兜。


  因为他老是丢东西……所以俩人一起出门时钱什么的都在韩文清身上,这也方便了韩文清管着叶修抽烟,毕竟没钱的话,叶修是不敢去抢烟的。


  “老韩啊,你这下可坑死哥了。”叶修喃喃。


  “两个煎饼果子。”


  “好嘞!”大叔捻了烟,拍拍身上的雪,精神抖擞地跟客人聊天,“这么冷的天,出来给家人买饭啊?”


  “不是,是我自己吃的。”


  听到这格外熟悉声音,叶修猛转过头。


  “老韩?”


  小孩扭头看他,两条眉毛皱起来,眉宇间依稀可见十几年后叶修看惯的稳重。


  他扫了叶修一眼:“你叫我?”


  叶修回过神来,看见小韩文清的样子,啧啧两声:“原来你以前就这么像黑道老大私生子啊老韩……你不会从小就收钱包吧。”


  说是黑道私生子有些夸张,小韩文清看起来没以后的他那么严肃,五官尚且柔和,只是表情不多,也不像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那样蹦蹦跳跳的,到处撒欢,所以看上去老成了些。


  所以小韩文清冲叶修翻个白眼:“神经病。”


  没有和他深究的意思。


  被嘲笑的大人摸摸鼻子,凑了上去。


  叶修摸他的头:“你一个人吃两个?”


  小韩文清拍开他的手说:“你谁啊?”


  嗬,还有点冲劲儿,叶修点点头:“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你,怕你的世界观碎裂。”


  小韩文清觉得这个莫名其妙和自己搭话的大人真是神烦。


  正在做煎饼果子的大叔反而乐了:“你认识这小孩?”说的是叶修。


  叶修:“不认识啊。”


  小韩文清&大叔:“……”不认识你搭话那么热切。


  叶修转头就问:“你长大以后想做什么呢小朋友?数学老师?”


  小韩文清:“跟你有什么关系?”


  “说说呗?”


  “医生!”听起来是不耐烦的搪塞。


  叶修却想了想穿上白大褂的韩文清……


  他就拍拍小韩文清的头:“不错!不错的理想!”


  “咕噜”一声,叶修的肚子响了。


  小韩文清从大叔手里接过两个煎饼果子,转身要走,又回头看了眼叶修,拿出一个煎饼果子分给他。


  叶修有点惊讶:“给我?”


  小韩文清点点头,等他接过去后就板起了脸:“别摆出一副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的样子,一看就没正经工作,连煎饼都买不起,这么大了都不觉得丢人吗?还是早点找个工作养活自己吧!!”


  没正经工作游手好闲的叶修:“……”


  他吸吸鼻子,又忍不住笑了。


  这个人,还真是从小就这样。


  煎饼在怀里散发热气,罩住他的眼。


  ————


  “叶修,醒醒。”


  叶修“嗯”了一声,困难地挑开眼皮:“谁啊……”


  韩文清黑了脸,他去买个早饭的功夫这人就坐长椅上睡着了——这么大的人一点规矩都没!


  话出嘴却成了:“起来,别睡这,凉。”


  叶修艰难地把自己撑起来,打个呵欠:“老韩啊……我刚才做了个梦。”


  韩文清不想管他做什么梦,拉着人就往家走。


  叶修迷迷糊糊地跟着他。


  “哎老韩……我梦见你了。”


  “看路。”


  “早饭吃什么?”


  “煎饼果子。”
















  ————————
  不好意思这几天太忙,没空写……忙着考试来着。
  是的我饿了我想吃饭。
  因为总是吃两个煎饼果子所以比老叶要高要攻的老韩【bu】我喜^p^
  祝食用愉快。
                        ——2015.12.26

评论(3)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