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上交杯酒

月是故乡明

【土银】吾乃良善之人(一)

 


大家好我的名字是t子。


  就读于银魂高中一年级A班,是一名非常路人甲的女生,及肩发,黑框眼睛,几乎要遮住眼的齐刘海等等一系列路人必备要求我都有。


  我为自己不起眼的属性感到自豪,尽管我从不曾说出来。


  只有不起眼的鸟才能有粮吃,太起眼的譬如猫头鹰只有老鼠吃。


  我的座位在窗边,在发呆时,我常盯着从墙上翻越到窗边的爬山虎,看它们随着风一抖一摇,又轻微颤动,叶子上的脉路都能扭出千百个花样。


  当然,往上泼一点水,看露珠的滚动方向也是不错的消遣方法。


  或者从同桌那里抽出一张试卷,叠个散发着油墨香味的纸飞机,随手从窗边投下去。


  有时会打到秃顶的校长,有时会打到秃顶的副校长。


  我要讲的事,就有关秃顶的校……不对,有关纸飞机。


  据我的同桌口述,那是个非常暗沉的黄昏,土黄的云层卷起来向这边推,像阿拉丁的飞毯那样露出一个角,厚重的灰尘兜不住了,从里面洋洋地落下来。


  她看着明显在神游的我抽出一张数学卷子,熟练地将它变成纸飞机,熟练地扔了出去。


  然后我咣当一声栽倒在桌上。


  她笑的和蔼可亲一脸后妈:“那是今晚的作业,亲爱的,快去捡回来吧。”


  为什么不早说……你在逗狗么混蛋。


  我把脸贴在桌上以示抗议。


  然而无声的抗议不能像打印机那样给我印出一张卷子,我只得偷偷摸摸地从后门溜出,绕过办公楼去那条小道捡。


  在一堆杂草里的纸飞机非常显眼,我没费多少力就找到了它,正当我攥着它准备回去时,听到了不该听的声音。


  “混蛋……轻点!”


  “哼……”


  这声音……略耳熟。


  我保持着壁虎的姿势贴在墙上,投入地听着。

  “嗯嗯——你咬哪!给老子滚蛋!”


  “别动!叫什么叫,想被人发现吗?”


  “发现了又怎样,任谁看一眼都明白阿银我才是受害者吧!”


  ……阿银?


  我心里有了个可怕的猜想,它像被吹起来的五合一泡泡糖那样巨大,随时有可能爆炸,黏住我的鼻尖或嘴巴,叫我喘不过气。


  我撩起裙子踩到校长雕像的秃头上,抻长脖子去看墙的那边。


  两个身高差不多的男生抱在一起,黑发的那个一只手紧紧卡着银发男生的腰,另一只手扶着他的肩,从我的角度刚好看到他埋首在银发男生颈间的半张侧脸,帅气的一塌糊涂。


  两人又抱了一会儿,黑发男生直起身,捏捏银发男生的脸:“以后不要逃课了,听见没。”


  银发男生一脸无所谓地应和他,顺手且自然地提提自己的领子。


  我就那么踮着脚尖看他俩走远,哐当一声从雕像上摔了下来。


  ————


  我飘进教室,飘过讲台,飘过我的同桌我的桌子和窗户……在我从窗户跳下去之前我的同桌制止了我。


  她真诚地询问了我的精神状态,并对我今晚是否能完成作业表示了慰问和担忧。


  然而我没心思去搭理她,甩过去一本生物作业打发了她。


  正当我脑海里来回翻腾猫和○鼠、喜○羊与灰○狼的时候,班主任走进来,严厉地扫视一遍全班,前排那几个把书拿倒的更是受到了她的终极洗礼。


  过了一会儿,她突然问:“班长和副班长呢?谁知道去了哪里?”


  埋头苦抄的同桌抬起脸来茫然地瞅着她。


  我推推眼镜,面不改色地说:“副班长不舒服,脖子落枕,班长带他去医务室了。”


  我觉得,我真是很善良。


  tbc













  ——————
  不会很长的……心血来潮的一个小梗而已^p^
  班长x副班长。
  第二章才是正题系列。
                            ——2015.12.27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