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上交杯酒

月是故乡明

【土银】不太好用的烤箱




“我是火鸡。”银时说。

  土方的声音翁里翁气的:“我知道。”

  “主人过几天会烤了我。”银时接着说,又离土方近了点,“他会把我烤的外焦里嫩,一块一块地吃了,连骨头都嚼烂,吸了骨髓吃。”

  “你真是一只有文化的鸡。”

  “我是火鸡。”银时翻白眼,“你到底听懂我的意思没有?”

  土方转了转箱上的按钮,表示自己听懂了:“所以你是来跟我告别的?”

  “去你娘的!”银时用翅膀糊了他一下,土方发出咣当一声响。

  他也生气了,从箱里喷出火来:“你发什么疯,踹我干嘛!我是家用电器,很容易坏的!”

  “说好的默契呢?阿银我天天给你送饭,难道没有把好感度刷到规定值?”

  “烤箱不吃虫子!”

  “那你不早点说!”

  “我以为你要把虫子烤了吃——”

  “亏你天天和总一郎君待在一个屋里,能不能从他身上学点有用的东西?!”

  总悟的屏幕闪了闪:“是总悟。”

  说完他被打开了,主人把台换到八点档肥皂剧,女主角满脸鼻涕眼泪,正抱着男主的大腿哭喊。

  总悟就说:“银时的意思是嘤嘤嘤叫你装作坏了的样子嘤嘤嘤,这样他就不会被主人烤了嘤嘤嘤别抛弃我。”

  “这声音听的我膈应,你能不能闭上嘴,总一郎君。”

  “不能,因为主人嘤嘤嘤没换台嘤嘤嘤你听我解释,凑合听吧。”

  土方恍然大悟:“哦,你是这个意思啊,我懂了!”

  银时拍他的盖:“懂了就好,那就快行动吧多串君。”

  土方于是憋足了劲,每天都装作坏了的样子,主人热饭他就喷出一层蛋黄酱,主人烤蛋糕他就喷出一层蛋黄酱,主人找人来修他就喷出一层蛋黄酱。

  再加上总悟从电视上调出来的配音,所有人都以为土方已经坏掉了。

  日子久了,主人就决定买个新的烤箱,土方一想这可不行,就赶紧叫银时过来商量。

  银时打着饱嗝从院子外面溜达进来,后面跟着主人养的荷兰垂耳兔神乐。

  土方:“主人要买个新的烤箱,怎么办?”

  神乐一听,拍拍小胸脯:“交给我!”

  新烤箱进家门的第二天被神乐啃断了电线。

  土方试图安慰这个无辜的同类:“那个……不要想不开,烤箱都有这么一天。”

  名叫近藤勋的新烤箱哭的撕心裂肺:“你不懂!电线是我们男人的○○啊!!”

  男人……土方喷出一层蛋黄酱以示震惊。

  晚上他和银时聊起这个话题,一脸残念地问:“烤箱有性别吗?”

  “我没有遇见过别的烤箱,不过我觉得大概有母烤箱,就像有公火鸡和母火鸡一样,公母结合才能繁衍后代。”银时严肃地说。

  “我觉得我应该是工人制造出来的……”

  银时抽了他一巴掌。

  ————————

  临近节日,主人看着时好时坏的土方,叹了口气:“今年还是去买火鸡吧。”

屋子里的家电都发出无声的欢呼。

  待主人穿上大衣出了门,银时才笑眯眯地走到土方旁边:“谢谢了,多串君。”

  “不客气。”土方支支吾吾地说,箱身有点发红。

  银时拿出自己的礼物给他看,是一瓶蛋黄酱。

  “你其实很喜欢这种狗粮吧多串君,虽然我不知道烤箱是怎么品尝食物的,但是看你天天喷蛋黄酱,应该很喜欢吧。”

  “卷毛……”土方感动地看他。

  “明年也要好好地装作坏掉了啊。”

  “嗯!!”

  ————

  主人有点难过。

  他长这么大都没有吃过自己家的烤火鸡,因为每年快到平安夜的时候,烤箱都会坏。

  百思不得其解。








————
  咱们吃个糖吧^p^
  我有病系列。
                         ——2015.12.25

评论(1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