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上交杯酒

月是故乡明

【韩叶】身后血,梦中花

  【关键词:隐瞒的事】


  韩文清喜欢晨跑。

  从家里出发,跑过公园的时候能听见大学生在用热血朗读诗歌,他们散发青春的活力,蓬勃的爱与张力,个个都像一把火,聚起来便要燎原。

  国啊,家啊,同胞们站起来啊,他们读。

  上海在朝霞里活了,它打呵欠,像公交车在铁路上刹车,车轮卡着轨道那样喀叽喀叽的。

  慢跑不用太久,况且韩文清可以自己估量时间。

  跑完后走回家,在半路上有座不新的桥,它虽不漂亮了,没有大学生那样撩人的颜色,但也很结实。

  他的副官张新杰说,这座桥很像您。

  那是个不苟言笑的人,但韩文清觉得他是在打趣自己,难得的打趣。

  在桥旁边的早餐摊坐下,老板端来油条和豆腐脑,外加一个鸡蛋。

  韩文清是这的常客。

  他刚要吃,旁边伸过来一只手,便要抓走他的油条。

  韩文清不动声色地去掐那只手的腕。

  那手不避反进,被韩文清抓住的同时也捏住了油条。

  一张脸凑过来,啊地一口将油条咬掉半根。

  韩文清愣了,他没想到出差没几天,回来发现这人的无赖程度刷了个新,也许是昨天跑新闻不小心把脸皮丢在哪了?

  叶修抽出油条咬上,乐呵呵地品尝白蹭的早餐,顺便对痛失油条的人进行虚伪的关怀真诚的嘲笑:“今天反应有点慢啊老韩,身体不舒服,还是老了?”

  韩文清捏着他的脸:“再有下次就揍你。”

  “是——”叶修点头哈腰。

  他们聊着今天的天气,上海最近发生的事和日本人吞的疆土。

  快奔三的两个男人,聊不出小姑娘小伙子们喜欢的托尔斯泰、贝多芬、张爱玲和米开朗基罗。

  吃过饭,韩文清准备回家换衣服,去上班,叶修也表示他要去跑个新闻。

  “上海财经部那边的王先生。”他说,“找他聊聊现在的经济局势,再拍几张照,回去让小罗写个报道。”

  “哎我跟你说。”他一脸神秘,“听说王先生是大小眼。”

  韩文清翻了个白眼,挥手,走了。

  他提了车,又抄了近道,没用多久就到了办公室,张新杰敲门进来,向他汇报今天的安排。

  他耳里听着,手头有一下没一下地翻着日历。

  突然,一个红圈映入眼帘,圈出来的日期赫然就是明天,他还在旁边批注了“重要”二字。

  韩文清的思绪有点飘了,他试图回忆自己写这俩字时的想法,为什么不明明白白地写出来到底重要在哪,非要委婉又内敛地批注,搞得像拐弯抹角告白的毛头小伙子。

  张新杰停止了报告,他推推眼镜:“长官?”

  “哦。”韩文清回过神,“念完了是吗,我知道了。”

  张新杰面无表情地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明天应该是您和叶修先生交往三周年纪念日。”

  被副官抓包的韩文清干咳了两声。

  他想起来,那天做完爱后,叶修喘着气从他怀里爬出来,在新买的年货里抽出这个日历,翻了几页,在其中一个日子打了红圈,他又想写字,奈何刚才被韩文清用皮带箍着手,使劲折腾了好一会儿,此刻身上挤不出什么力气了。

  韩文清拿过笔,顺便把叶修搂回来,问他,写什么。

  叶修调整了舒服的姿势,大脑有点当机,随口就说,重要。

  韩文清也没多想,大笔一挥,像签名一样留下这俩字,写过便抛之脑后,至于这其中的意义,更是没占他一丁点的脑容量。

  他问:“鑫轩路那里的租界,有没有好一点的房子?”

  张新杰了然地点点头:“我会安排的。”

  下了班,韩文清开车去报社,想接叶修去吃饭。

  他开车门,上楼,在拥挤的楼道间硬生生开了一条个人通道,一路畅通无阻地进了办公室。

  苏沐橙正在那嗑瓜子,和楚云秀讨论着昨晚看的电影,莫凡靠着窗户,眼神却粘着苏沐橙。

  他过去,敲敲桌子,苏沐橙抬起看见是他,露出个甜甜的笑:“韩先生,叶修哥提前下班回去啦。”

  那真是太不巧了。

  韩文清只得朝她道了谢,又从个人通道回去。

  苏沐橙看他走了,跑到小卧室去叫叶修。

  叶修正在换染血的风衣,听她报告,动作加快了些:“唉,我只能告诉老韩又在路上遇见大新闻了,反正他不会问细节的。”

  苏沐橙抿着嘴笑,递给他一张纸片。

  叶修接过来:“大漠孤烟?”

  “我和云秀、莫凡已经安排好了。”苏沐橙说,“听说这个代号大漠孤烟的人明天会乘车过鑫轩路去那边的租界,到时候我们安排的人会用车撞死他。”

  “准备同归于尽,伪造成交通事故?”叶修挑眉,“很有觉悟的同志嘛!”

  苏沐橙点点头,露出个温暖的笑:“做完明天这一笔,叶修哥就可以脱离组织,和韩先生放心地在一起了。”

  叶修看着自己手上的血。

  “是啊。”

  ————————

  叶修到家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屋子里没人,韩文清不知去了哪。

  他翻出家里的菜,凑合地弄了一顿还算丰盛的晚饭,等着韩文清回家。

  饭菜热到第三遍的时候韩文清裹着寒风回来了,他的表情和动作跟平时没什么不同,但叶修看得出来他很高兴。

  吃饭的时候他就问:“你乐什么呢,老韩?”

  韩文清给他夹了块红烧肉:“明天我有礼物给你。”

  “哟,太阳打地心出来了?”叶修夸张地张大嘴,“送什么?星星?月亮?还是一条银河?”

  “你要那些玩意干什么。”韩文清揉他的头,“你是少女吗?”

  叶修笑笑,含着筷子说:“其实你送的,哥都不嫌弃——不嫌弃你的品味。”

  吃过饭,连碗碟都没收拾,两人便迫不及待地抱在一起,从地板做到桌上,再从桌上滚到沙发,最后才回到床上,韩文清今天的兴致似乎格外高,叶修被弄的泣不成声,将床单揉成一团。

  韩文清把他翻过来,从背后进入,宽阔的胸贴住叶修的背,这份安全感配合着微妙的体位刺激了叶修,他有点受不住,呻吟着,手胡乱摆。

  韩文清扣住他的手,十指交叉,在他耳边说:“我爱你,叶修。”

  叶修闷哼一声,艰难地侧过头来,吻他的耳垂:“我也是……老韩。”

  ————————

  第二天叶修醒来的时候手边是空的。

  韩文清不在。

  不对啊。叶修想,老韩今天不是休息吗。

  他扶着腰下床,在桌子上找到一张便条。

  我很快回来,老地方见。——韩文清。

  叶修看着那字迹,笑笑。

  简单地洗漱过后便出了门,到那家早餐摊,要了两份豆腐脑,油条和鸡蛋。

  他看见天空蔚蓝绿树成荫,感受微风穿过发丝。

  一切都要变好了,他想。










  ————————
  今天似乎套的很顺利!^p^是民国时期的梗哟,高官韩x杀手叶。
  被沐橙立了个flag的老叶要守寡啦……开玩笑的,写到这里就没了,也算个开放式结局,结局到底怎样随你们想象吧!
  不要吐槽这少女的标题。
  今天也要好好地爱韩叶。
  祝食用愉快。
                         ——2015.12.17

评论(2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