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上交杯酒

月是故乡明

【韩叶】论溜冰与荣耀的不可兼容

【关键词:共用同一件物品】





  “老韩我跟你说,哥已经不年轻了啊。”

  “我知道。”

  “知道,那你这是干嘛呢?”叶修换了个姿势靠着椅子。

  “让你锻炼身体。”韩文清说着拿出盒子底部的溜冰鞋,“适用年龄5-35岁,你用也可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韩文清拿出溜冰鞋的一瞬间方锐和魏琛同时放声大笑,好似憋了几百年的人被突然点中笑穴。

  “噗——”陈果和苏沐橙还好点,捂着嘴转过身去笑。

  乔一帆则默默地给叶修倒了杯水。

  叶修看着那双黑色的溜冰鞋,叼着的烟上下晃晃,摆出一张生无可恋脸对韩文清说:“……哥能拒绝吗。”

  “你试试。”

  学溜冰这项计划最终在韩文清的强力施压和魏琛等人的大力支持下提上了荣耀教科书先生的日程。

  起初叶修试图以绝食抗议这纯粹折腾自己的幼儿活动,然而一天半后,他发现在兴欣真的没有人管他是否吃了饭。

  叶修回家后蹲在墙角深沉地连抽了三根烟,直到韩文清循着烟味找过来。

  他说,这样吧老韩,咱们晚上多做点运动,学溜冰就免了行吗。

  韩文清黑着脸掐了他的烟说,不行。

  又补了一句,你经不起我折腾。

  叶修嗬了一声,挑起来半边眉毛,说,行啊老韩,老当力壮?咱试试?

  韩文清没说话。

  第二天叶修蔫巴巴地过来跟陈果请假,表示下午要去公园跟韩文清学溜冰。

  陈果挥挥手,去吧叶基佬。

  叶修啧了一声。

  H市夏天挺热,叶修套着衬衫短裤跟韩文清往公园进发,其拖沓的走姿充分体现出了主人的七分不愿三分不甘。

  过马路时韩文清拉过叶修的手,说了一句“小心车”。

  汽笛声混杂了蝉鸣横铺这条盛夏的柏油马路,韩文清不确定叶修是否回答了自己。

  就这么牵着手溜达到公园。

  叶修一路上小声地哼着曲子,听起来像是葫芦娃主题曲之类的东西。

  叶修准备换鞋时韩文清从背包里掏出一套护膝丢过去:“穿上。”

  “不是吧老韩,你还真把哥当小孩啊。”叶修挠挠头。

  说是这么说,护膝还得穿。

  叶修拎起鞋,便笑了:“哎我说老韩,你这鞋哪买的?被骗了啊!怎么破破烂烂的?”

  “不是最近买的新鞋。”韩文清说,“是我高中学溜冰买的。”

  他说完便看见眼前的人从“叶修”秒切换成了“联盟第一脸T”。

  “老韩,不是我说啊,你领着联盟最高的工资,却那么扣,那可不行啊,这不是老冯倡导的荣耀版八荣八耻啊,要让你的粉丝知道……”

  “闭嘴。”

  叶修换上鞋和护膝,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有一种……躺在吊床上的感觉。”

  韩文清说:“别光站着,动一下。”

  顶着周围人好奇的注视,脸皮厚如黄少天文字泡的叶修大开一脚——咚一声灰头土脸地摔在韩文清怀里。

  “不会滑就慢慢挪。”整个窝在韩文清怀里的叶修听着他这样说。

  十年老对手的体温和胸腔震颤隔过衬衫传过来一点点。

  “……老韩你其实就想看哥出丑吧。”叶修说。

  “我不否认。”

  “心脏了老韩,我跟你说过离那些玩战术的远点,特别是张新杰啊。”

  “那我也得离你远点。”

  事实证明要这位二十几岁的传统宅男一下午学会一项体育运动有点困难,到最后叶修也只能在韩文清的护送下滑出十米。

  他个人倒很满意的样子。












   ————————
  总之我只是想写摔倒在老韩怀里的老叶啦^p^似一朵水仙花不胜初寒的娇羞……(?)
  完全是在强行套梗了←被这样说了呢
  设定是老韩退休后搬到H市和老叶同住……的日常。
  祝食用愉快。
  @韩叶深夜60分钟(手机似乎做不到……)
                —— 2015.12.15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