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上交杯酒

月是故乡明

  我喜欢鬼白。

  我喜欢鬼灯面无表情地揪着白泽的头发,舔舐他伸长的后颈,在乌黑的发尾处呼吸然后凑到他有着朱红耳饰的耳边气息毫不紊乱地用敬语问他白泽先生,我把您干的够爽吗。

  我喜欢鬼灯掌控欲爆发的时候把白泽双手绑在身后,尖牙从锁骨啃噬下去,白泽既痛又爽想要环住那人的颈,却被自己腕上的头巾勒的生疼,他颤抖着说:“混蛋……恶鬼……给我解开……”

  鬼灯冷淡地掀起眼角看他,舌头在乳尖打着转。

   他说:“不必担心。”

  在白泽有些慌乱的注视下伸出手,用冰凉指尖滑过小腹,其间或摁或捏。白泽咬着牙不肯出声。

  鬼灯不动声色地皱了眉,披着黑红的浴袍直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他绯红的脸和颤抖的眼,一秒都不迟疑地扯过他的下巴,吻上去,在神兽大人吱唔的抗议和咽不下去的透明唾液间咬住对方的舌头将它拖出来。

   舌头暴露在空气中,像什么东西的开关,白泽“嗯啊”地一声眯起眼。

  鬼灯“啧”了一声,半拢的狭长眼里未明火意几乎和眼角红迹融为一体。

  他俯下身去,用牙齿厮磨他的耳垂。

  顺便将刚才没说完的话继续下去。

  “不用担心,我会好好地干您,直到您再也不想去众合地狱促进消费为止。”

  我好喜欢鬼白(H)啊。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