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上交杯酒

月是故乡明

《漆面》

  【镂金百蝶衣】【五】

  诡异。

  奇怪。

  这梨园,有问题……

  孙悟空想事情时有些出神,包扎便不禁失了力度,孙大圣默默挤压带来的刺痛。

  羽刃超乎想象的锋利,切入他左肩三寸有余,刃面也宽些,给他造成了不小伤害……至少,让他行动不便了。

  孙大圣看着孙悟空低头露出的发旋:“……你方才说什么。”

  “啊?”孙悟空抬起头。

  “你说,妖怪。”孙大圣挠挠头,有些头疼地组织语言,“……妖怪……你也知……额,不是……我想问,那是什么?”

  孙悟空却迅速答道:“什么妖怪?俺说了吗?你听错了吧!不光眼瞎耳朵也是聋的?”

  “你!”孙大圣呲牙,“你装什么傻?我刚才都听见了!”

  “俺——没——说!”孙悟空把绷带多缠三圈后利索地打了个漂亮张扬的蝴蝶结,在孙大圣肩上委以重任般拍了一巴掌。

  孙大圣:“嘶!挫子你……”

  “大老爷们怕什么疼?”孙悟空比了个“相信自己你棒极了”的手势,“没事了就去继续调查吧!”

  孙大圣:“……”

  焦黄的墙面上是一点点蜷缩后退耗尽水份的夏日之宠,一点翠绿都见不到的长有洁白双翼的鸽扑棱棱擦过将将融起来的崭新蔚蓝。

  ————————

  方才不知何时逃走的女孩回来了,不迭声道着歉又叽叽喳喳地问了孙大圣的伤。

  孙大圣一路支支吾吾地应付她,内心只恨这梨园怎如此之大简直急死爷了。

  又回到之前的屋子,这次女孩一个箭步上前为他们开了门。

  孙悟空问:“你不怕犯人再回来,刺伤你吗?”

  女孩一愣,旋即抿着嘴笑了:“我不怕,因为我是不会受伤的啦,要是那人再回来,我就打飞他!。”

  孙大圣嘴角抽搐。

  这么说……我很弱咯。

  孙悟空鄙夷地看他一眼,裹着自己莫名而生的优越感昂首挺胸走了进去。

  园长是一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样貌普通,也朴实。

  他看见孙悟空二人,便急急迎来上来,一脸殷切:“请问哪位是孙大圣?真是不好意思,我们的防护措施不好,让您出了意外,实在不好意思!”

  孙大圣连忙摆手:“我没事,没事!不用担心。”

  园长叹了口气:“没事就好。梨园不比从前了……要是以前……唉……”

  孙悟空闻言,打量了园长几眼,才慢悠悠从怀里掏出证件,道:“您好,我们是东区警署的警员,来这里调查一起恶性杀人案,希望得到您的配合。”

  园长点头:“好,我会尽力配合的——两位先请坐下吧!我去泡杯茶。”

  说着他转身去拿茶杯。

  孙大圣凑过去:“挫子,你注意到没有,你方才说恶性杀人案的时候,他眼神飘忽了一下,手也有点抖。”

  孙悟空白眼一翻:“当然注意到了。”

  这梨园里,怪怪的。

  冒着热气的碧螺春摆在眼前后孙悟空浅抿一口,便示意孙大圣摊开记事本准备记录。

  伤员孙大圣一把掀开硬壳笔记本,其气势让人感觉他是掀开了一箱突击用手榴弹。

  “死者昨夜二时于东区一偏僻地点被发现。”孙悟空看着园长,“身高163cm,年龄在二十四岁前后,请问您认识这样的女性吗?”

  园长喝了一口茶:“呵呵……我好像没什么印象啊。”

  “您再想想?体型偏瘦,发长到腰……左耳有一个银色耳钉,耳洞打在耳骨。”

  园长粗糙的手摩挲精细的搪瓷杯,水面上泛起的细微涟漪昭示主人此刻心境。

  他最终缓缓摇头:“我没有印象。”

  二人对视了一眼——你没印象就怪了,这反应傻子都知道你肯定认识!

  “您知道我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吗?”孙悟空也不逼问,笑道。

  园长抬头,疑惑地看他:“我也想问来着……难道是群众调查吗?”

  “不不不。”孙悟空摇摇手指,“我说的偏僻地点是在郊外的一个巷口,距这里几千米远,要做群众调查也不会来这。”

  “那……”

  他双手交叉,一脸笑意:“我队里的法医检查过后,对死者身上的衣物产生了似曾相识感。”

  孙大圣注意到园长的眼瞬间睁大,浑浊瞳仁里一瞬塞满恐惧。

  “他管那件衣服叫……镂金百蝶衣,大约是因为上面画了很多金色蝴蝶。”孙悟空不紧不慢地说,“他告诉我死的人也许是他师妹,就在这家梨园里学艺,那件衣服是她最……。”

  “别说了。”园长叹了口气。

  他们看见这位满面沧桑的老人捂着脸从胸腔发出深沉叹息。

  “我认识她……”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