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上交杯酒

月是故乡明

《漆面》

    【镂金百蝶衣】【四】

  “师父!师父!”江流儿一进福利院便飞也似地奔到院长室,拍开门时脸上兴奋满满流露出来。

   “怎么了,流儿?”老旧蒲团上,有人执了木鱼轻磕,佛珠转动。

  室内燃有檀香,虚渺的烟很稀薄,被江流儿开门的动作吹开大半。

  法明是上了年纪的和尚。

  年轻时也曾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经商下海。

  然,世有人祸天灾。

  发妻因车祸逝世,他便毅然入了空门,为妻子诵经,并用全部积蓄开了这家福利院。

  江流儿,是他收留的第一个孩子。

  “师父,我今天碰到个叫孙大圣的人。”江流儿从书架上抽出本造型古朴的书,动作甚是熟捻,“你说,他会不会是这本书里讲的那个大圣?”

  法明叹了口气:“流儿!我与你说过,那都是编的!”

  “编的?怎么会呢,我觉得是真的!”江流儿哗啦啦翻着书,“孙大圣肯定存在!”

  他又用骄傲的语气背了:“齐天大圣!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还有七十二变!一个筋斗云啊,就是十万八千里——”

  法明看江流儿摇头晃脑的样子,不觉好笑:“你啊,从梨园偷学这几句,竟背下来了!”

  江流儿嘿嘿一笑,凑到法明身旁:“师父,有关大圣的故事,你再给我讲一遍吧!”

  浑浊的眸眯起,法明道:“流儿,你记得……”

  “有关齐天大圣和妖怪的传说,不要对任何人讲起……我记得,师父!”

  叹口气,法明嘟囔了句阿弥陀佛。

  “盘古开天辟地,殒,三界始成。得盘古神力十分之三封神众为天界,十分之二兽化妖立妖界,余十分之一,成人。”

  “天界法力无边者西天如来佛,人界至尊称皇,妖界称王者,齐天大圣。”

  江流儿指着书上一行字接了:“齐天大圣,妖首,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七十二变,一步乃行十万八千里。”

  “齐天大圣所为,必可力压众妖,有千百之变法,则,百年之回,常出一族,系花果山水帘洞一支。”

  “选拔之式……”

  手指在泛黄纸页破损处不舍地流连,江流儿喃喃道:“选拔之式……是什么呢?为什么这一部分缺失了呢?”

  “数百年前,妖界动荡,祸及人、神两界,我佛慈悲,散尽法力,解救众生。但是,从那场浩劫后,无论妖,还是神,皆淡出人界,并不为人所知。我知道这些,也都是从这书上读来的。”

  法明目光悠长了些,只看那蒸腾扭曲的烟。

  “我还是相信,这世上是有妖怪的,也必定有齐天大圣。”江流儿并未气馁,合了书卷,仍是神采奕奕,“但是师父,你为什么不让我告诉别人?我很想讲给傻丫头听呀!”

  “胡闹!”法明突然瞪了眼,手上重重敲了木鱼,“这本就是无稽之谈,讲给别人听作甚!你有这功夫,不如——”

  “不如打坐,参禅,念经,要饭——哎哟!”

  法明收回手:“是化缘。不过,也不用你去。”

  “是,那徒儿便去抄经书了。”江流儿做个鬼脸,跑了。

  门关上了。

  法明苍白的眉低垂下来。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如是知 如是见,如是信解而已。一切皆为虚幻,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一念愚即般若绝……”

  “齐天大圣啊。”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