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上交杯酒

月是故乡明

《漆面》

  【镂金百蝶衣】【三】

  穿过市中心,驶向另一头。

  车水马龙削减成了路边散乱的行人与摊子,道路越发宽阔。

  傲来路两边植的是盖盖梧桐。

  江流儿下车时又道了谢,这次用了双手合十低头弯身的礼,俨然尊节的佛门俗家弟子。

  “大圣,下次来我家做客吧?我家是梨园附近的福利院,我师父叫法明,是那里的院长。”江流儿扒着车窗,秉了十二分的热切。

  孙大圣不明所以,敷衍性较多的嗯啊一声算作回答。

  江流儿开心极了,又冲孙悟空挥挥手,这才告辞。

  送走江流儿,孙悟空将车驶至梨园。

  梨园应是有历史了。

  枝蔓蜿蜒的爬山虎掩了墙,枯黄叶下是黄白的屋青绿的瓦,墙体有裂纹,不算小,露出内面大片墙皮。

  大门一角立了牌。木牌。描了朱砂的字。

  梨园。

  孙大圣看那字,只觉得心头不太痛快。

  孙悟空也看见了牌子,只扫一眼,抬腿便走。

  孙大圣只得跟上。

  走进梨园,处处萧条,随着雀啼走那石子路时,未觅得一个前来听戏的客。

  两人远远看见站在正屋门口的混沌,后者也看见他们。

  孙悟空走过去问:“就这儿?你没骗我吧!”

  混沌翻了白眼:“你爱信不信,我确实认不出人是谁,但我可认的那衣服,绝对是这里来的。”

  孙大圣也凑过来:“你昨天说死的那女人是你师妹,难道你也在这唱——嗷啊!!”

  孙悟空脸带嫌弃收回脚:“什么叫死的那女人,是死者!没文化。”

  “臭挫子我忍你很久了啊!!你再有文化也不能弥补你的身高!”

  “吼什么?!你以为俺老孙怕你啊!要战便来你踮什么脚?!”

  正当两人怒气冲冲准备再给对方教训时,古朴的雕花门吱呀一声开了。

  女孩。

  粉雕玉琢的女孩。

  她开门便嘴角带了笑:“两位是昨天打电话预约的客人吗?”

  “预约?”孙悟空顿了一下,“不,不是我,是——咦?”

  门口只有他和孙大圣,那女孩了。

  混沌不知何时走的。

  “嘛总之,先进来吧!”女孩笑嘻嘻拉了孙大圣的手。

  “额,这——”孙大圣有点尴尬,他人虽不拘小节,却很少和女性亲密接触,想甩开她又怕自己控制不好力度,只能被这比自己矮一头多的女孩拖着走。

  他下意识回头看孙悟空,见那厮手环胸,置身事外得很。

  孙大圣咬牙切齿,没注意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出狗啃泥。

  女孩看看他,又看看孙悟空,笑的更灿烂。

  七拐八拐来到一间写有“园长”字样的门前,女孩示意他们进去。

  孙悟空推开门,只听得“嗖”的破风声响起,紧接着一声“小心!”炸在耳边,身子一斜被人推了开来,撞翻了旁边的木桌,上面东西叮零咣啷撒在地上。

  一道黑影从窗帘后闪出,迅速自打开的窗户跳出,很快消失不见了。

  “马脸?!”孙悟空回过神来,只见孙大圣站在自己方才的位置,沉着脸,眉头死死皱了,眼神凶恶藏不住蚀骨杀意,牙齿摩擦间发出咯咯的响声。

  是那种恨极了的表情。

  他肩上,一支黑羽插在那里,露出半截黄白羽根,反射出无机制的幽蓝冷光,显然不是什么普通羽毛,而是造型特殊的武器。

  孙悟空惊了一下,转而露出了和孙大圣几乎一模一样的表情。

  “妖怪!!!”





————————

  谢谢给我留言的人和喜欢此文的人,很高兴有人看我写的东西^_^我会更加油的。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