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上交杯酒

月是故乡明

《漆面》

  【镂金百蝶衣】【二】

  清晨,灰蒙的蓝从云里沁出来,一点点糅合了未退干净的末星。

  孙大圣孙悟空二人放开手脚打了个痛快,毁坏板凳数把砸烂玻璃数扇,乒乒乓乓的声音在走廊整响一个小时。

  孙大圣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尽兴了。虽动不了法术,但这实打实的近身搏斗也让他浑身细胞沸腾不已。

  权当晨练吧。这时也不顾得尊敬上司什么的。

  他想。

  毕竟势均力敌的对手不好找,嗯。

  最终两人双双筋疲力尽地靠在墙边你一句我一句杠着嘴炮。

  当孙悟空骂孙大圣脸长如颁奖礼专用红地毯时旁边门咔嚓一声开了。

  一略有老态,却很精神的男子走了出来,左手执了佛珠,右手捧着散发热气的马克杯。

  他笑的和蔼又平易近人,孙大圣却觉得从心底生出许些敬畏,再回头一看孙悟空,此刻把脸埋在虎皮裙里,一幅我是尸体别理我的架势。

  “你是……”孙大圣问。

  “你是昨天来的小孙吧。”他捻了一颗佛珠,“欢迎你来东区,我是东区的局长,我叫孙胜佛。”

  孙胜佛?孙大圣嘴角抽了,他在南区就听说过这位大名,虽然姓名很有点狂傲甚至自大,但为人却很有手段,两年便当上了局长,其手段必不能小觑。

  想到这他赶紧站起来敬了个礼:“局长好!”

  “哎呀!”咚一声孙悟空倒在孙大圣脚边,面对后者疑惑的目光孙悟空显得有点恼怒,“你突然起来干嘛,马脸!”

  “你太轻了,靠身上感觉不到……还有我说了不准叫我马脸!你这挫子!”

  孙悟空登时就想跳起来掀了他头皮,一对上孙胜佛的眼却蔫了,悻悻然拍了衣服垂手站边上。

  “一大早的,都很有精神嘛,到底年轻啊。”孙胜佛悠悠喝了口茶,对孙悟空说,“但是悟空,这次出的事可大可小,我希望你能认真对待。”

  “是……”

  “以后,小孙就是你的助手了,有他在你行动会方便很多,你们要好好相处,别闹太僵,大早上就打架怎么行。”

  “是……嗯?!”

  孙大圣&孙悟空:“我抗议!”

  孙大圣急吼吼地说:“他这么挫,站着和被人杀了倒地下没区别,他要死了还得怪我?!”

  “马脸你怎么说话呢。”

  “没事没事,悟空没那么容易死。”孙胜佛笑的意味深长,“小孙啊,你过来,我给你讲个事。”

  孙大圣凑了过去,两人嘀嘀咕咕了一会。

  孙大圣再回来时目光便不太一样了,转变微妙的很,但足能让人看出里面零星的同情。

  “放心吧兄弟。”孙大圣探手搭了孙悟空肩头,“都是孙家人,我一定保护好你。”

  孙悟空:“……”他眼里那是啥,怜悯?

  孙胜佛半欣慰半心酸转了身——以后,这天下确实归年轻人了。

  孙悟空一口怒气堵在嗓里半晌,也不知冲谁发,只得捡了外套扭头便走:“我去查案,先走了!”

  “哎,等等,挫子,等等我!”

  “敢跟过来俺老孙剃光你头发!”

  ————————

  两人吵着出了警局,孙悟空拿钥匙提辆警车,风驰电掣赶向目的地。

  一路上没人说话。

  警局位置离市中心稍远,车程约有三十分钟,临近市中心,堵车了。

  孙悟空托腮瞅着车上的桃子挂饰发呆,而孙大圣是坐不住的主,左顾右盼,恨不能让车飞起来。

  有人敲了车窗。

  孙悟空摇下车窗,看见是眉清目秀的少年,一双眼少见的清澈。

  他问:“有事吗?”

  少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请问您要去哪里?”

  “我?……我去傲来路的梨园。”

  那少年眼中就迸发了一点光,有些急切地问:“能否载我一程?我、我也要去傲来路,看您的车停在左拐道才冒昧打搅——我的钱丢了,实在坐不了车。”

  孙悟空上下打量他一番,刚要开口旁边就有人替他允了:“上来吧。”

  孙悟空瞪了孙大圣一眼,手上却开了后厢车门。

  少年上车时刚好车道疏通,汽车重新行驶后孙大圣突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江流儿!”

  少年笑的开心。

————————

【快要不认识孙字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