斟上交杯酒

月是故乡明

《漆面》

【镂金百蝶衣】【一】

  “这具尸体是在本区一个偏僻巷口发现的,发现时间大约在午夜二时左右,死者被人划烂了脸,并打断四肢,用黑色塑料袋包裹放在了垃圾箱里。”

  孙悟空皱起眉,用手中笔一下下敲着光滑桌面。

  “胜佛爷爷怎么说?”

  “孙局说,这件事孙队能摆平,所以都交给您管。”

  “这样啊……”孙悟空若有所思。

  “咚咚。”

  “请进。”

  “尸检结果已经出来了。”混沌推门进来,摘下手套扔在桌上,声音呼动着口罩微微震颤,“死者是一名身高163cm的女性,年龄在24岁左右,后脑处有致命伤口,应该是尖锐物刺入脑中,流血过多导致死亡,死亡时间是三天前。”

  他说着,举起手中拎的白色袋子,里面赫然是一片薄薄刀刃。

  “嘶……”一名新入警员倒吸了口凉气,捂住自己后脑。

  混沌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孙悟空示意他坐下:“死者身份呢?查到没有?”

  混沌整个人陷在椅子里,闻言摸了摸下巴:“没有……不过我大概猜了一下,想来错不了。”

  “是谁?”

  “你等等啊。”混沌又站起来走到门边,手刚碰到门把,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进来的是一个高个青年,穿着东区警服,黑色料面的外衣略显宽松,却也勾勒出他不错的身材,金色丝线一路向上编制成结,随着动作轻轻晃动。

  这青年的脸较之别人似乎长了些,但很显硬朗。五官单看是很有几分吸力,凑在一起却满满的是懒散。

  他一进来,所有人先是愣了下,接着就看向坐在桌边的孙悟空。

  这两个人长得,不像,但也像。

  不会是孙队的亲戚吧?

  孙悟空也看着那青年。

  这鞋拔子脸……眼熟。

  “各位好。”那青年似乎没注意到瞬间诡异的气氛,“我是孙大圣,从南区调过来的,今天来报到。”

  队员们:啊姓都一样,孙队亲戚吧!

  孙悟空:等等这难道是我失散多年的兄弟?不对啊我爹的脸也没这么长……

  混沌看着一屋人精彩的脸色怪笑了下,抬手拍拍孙大圣的肩:“你刚来就赶上一个大案子。”

  孙大圣抿起嘴角从牙里漏出一声切,也不要人招呼,迈开腿,拽过凳子,坐了个四仰八叉,又解开上衣两颗扣子。

  混沌也懒得理他,关上门走了。

  于是所有人看看孙悟空,又看看孙大圣。

  有人小声说:“都姓孙,怎么孙队……和这新来的挫出了个最萌身高差?”

  孙悟空抄起手边矿泉水砸过去:“当俺老孙没听见是吧。”

  “你看队长都急得爆乡音了……”

  “嘭!”

  孙大圣不解地挠了挠头:“他们说实话而已,你怎么打人?”

  “噗!”有女警员忍不住笑了。

  孙悟空顿时一股无名怒火起:“关你什么事,马脸。”

  孙大圣一听这称呼,急了:“你、你叫谁马脸呢?!”

  “谁理我我叫谁!”

  “你凭什么叫我马脸!”孙大圣阴着脸“咣”一声翻了桌子,“你穿着裙子怎么不能淑女点?将来还要不要嫁人?!”

  ……

  ……

  ……

  ……

  ……

  队员们:……哦。

  “死、马、脸!你眼瞎啦?!俺老孙是铁骨铮铮的男子汉!谁要嫁人了?!!”孙悟空直接搬起凳子,不带思考地掷了出去。

  “啪啦!!”

  一声脆响,暴风紧携着雪呼啸而入,冷空气眨眼间占领了会议室,电灯啪一声宣告报废。

  呼呼。

  只有月光照在细碎玻璃上,折出清媚的光。

  孙大圣呆呆地站在那,半天回不过神,脊骨传来的凉意让他有些不习惯。

  “我出去拿个东西你们就打起来了?老孙家的人真是一个德行。”混沌的脸慢悠悠出现在窗口。

  他站在雪和风里,却好似不冷,还是眯起眼来笑。

  “你拿什么去了?”孙悟空冷静下来,在心里懊恼自己的冲动。

  “这个。”

  纯白无垢的锦面。

  钿金的蝶。

  成千上百的蝶好似繁花开在上面。

  一只压着一只,层层叠叠。

  明明是这么漂亮的衣服,却染上了不详的味道,像一块阴影打在众人心里。

  压抑。喘不过气。

  这是所有人的第一感觉。

  “我想……”混沌开口了,狭长的眼眯得很低,瞳孔映着衣上蝶,“这个姑娘,没准是我的师妹呢。”

评论(3)

热度(12)